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财经  >  互联网
国产动漫IP变现之路:高潜力也隐含风险
稿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6-08-24 12:43:21报料热线:81850000

  记者倪雨晴实习生方慧云东莞、广州报道

  自8月18日开幕以来,为期5天的第八届中国国际影视动漫版权保护和贸易博览会(下简称“漫博会”)热度不减,会场人来人往。知名Coser以及众多动漫模型的亮相引来粉丝追捧。

  在漫博会衍生品专区,有不少店铺依靠动漫IP形象的周边商品获取收益,加入动漫元素的饰品、抱枕、T恤等均成为吸金利器。

  一个IP的价值有多少?动画片《猪猪侠》的制作方,广东咏声动漫有限公司(简称“咏声动漫”)版权运营副总监刘维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目前《猪猪侠》单个IP的市场价值已经超过15亿,而咏声动漫的盈利也主要来源于两种IP变现渠道:影视版权与衍生品。

  近年来IP概念火爆,作为泛娱乐化产业的核心,极具经济开发价值的IP越来越受到资本关注,优质动漫IP就是其中之一。

  国产动漫IP如何变现?

  挖掘动漫IP价值、探讨IP变现模式是本次漫博会的重点目标之一。中国深圳华强方特文化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华强方特”)副总裁尚琳琳指出,IP的价值体现在高知名度和广泛的影响力,而IP价值的实现,要建立多元化的发行渠道,在电视、电影、图书、音响之外,还可延伸到衍生消费品、游戏APP、舞台剧、主题活动等。

  华强方特是《熊出没》的制作方。尚琳琳介绍,2015年《熊出没》授权产品的消费额达到25亿元人民币。同时其还与飞度、乐逗等平台合作,推出《熊出没》游戏,并在全国设立了20个公园,针对《熊出没》的舞台剧每年要巡演上百场。

  腾讯动漫版权运营高级经理徐志薇介绍,在变现模式上,腾讯动漫实施的是IP共生体系的概念,整个IP体系以漫画为核心,当漫画成长到一定程度之后再改编为游戏,之后才改编真人剧,进行动画、电影的孵化。

  据了解,腾讯动漫是一个允许作者自由上传的漫画平台,其平台产量占到了全国动漫产量50%以上,与腾讯动漫签约的作品有7000部左右,平台作品超过20万部。

  徐志薇还提到腾讯动漫的另外两种IP变现模式,一种是联合投资,通过与商业化公司进行联合运营、推广,共同打造、定制适合市场的IP,最后进行共享;另一种是推广,利用腾讯动漫平台的资源,打造非腾讯的IP。

  易观互联网电影分析师黄国锋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道,目前我国动漫IP的变现渠道有衍生品、游戏、影视剧等方式,相比一般作品,动漫IP的价值在于它带来的用户基数更大,消费者转换率更高,而动漫IP本身具备的形象在衍生品开发上可以起到一定助力。

  高潜力背后的高风险

  如今的IP已不单单是知识产权概念,更是一种商业模式。这源于IP具备的巨大商业价值潜力。但黄国锋提到,潜在价值不一定等同于商业价值,影响IP变现的市场因素太多。

  核心依然在于产品。如《变形金刚》《火影忍者》等知名IP,虽然本身极具潜力,但做成游戏后表现并不尽如人意。IP变现高收益的背后也具备一定风险。

  “IP可以锦上添花,做不了雪中送炭。”爱奇艺游戏事业部发行商务总监何平指出,在游戏领域,IP和游戏产品的结合其实并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好,一个项目最终能够成功,还需要看对游戏本身、对IP的定位。

  有分析人士指出,目前国内市场上不少人借IP的光环推出“不走心”的产品,IP的变现只是“换汤不换药”。

  在黄国锋看来,动漫IP的变现要根据市场的真实需求。而在IP改编过程中最重要的是产品与内容;还要在营销层面想办法,将原著粉丝嫁接到新的作品上;并以原著粉丝为核心形成辐射——IP变现产品需用心打磨。

  在变现过程中,尤其在IP火爆之后,各方人士都对这块蛋糕虎视眈眈,因为利益引发的纠纷、侵权现象并不少见。

  动漫产业链大致可以分为四个环节,第一个环节是IP的创作及发表;第二个是IP传播,包括漫画制作发行和动画片制作播出;第三个环节是动漫衍生品的开发和利用、销售;第四是合同的签订,也就是IP变现的过程。

  在其中,对IP的保护更多会涉及到著作权法。北京乾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马天轶强调,要明确权属,只有在权属清晰的情况下才能够进行商业运作。在衍生品开发及利用的过程中,需要提前对知识产权做一个规划,建立IP保护体系,包括商标权、著作权和外观专利等。而在IP变现过程中,涉及到商业谈判、商业条款及合同,要参照同行业的利弊。

  我国动漫产业链其实还处于早期阶段,法律上对动漫行业IP的变现规则并没有明确保护与完善。黄国锋介绍,我国是从2015年下半年才正式开始推出正版化方面的制度与政策,虽然有一定作用,但是全行业的推进不会很快。在实际维权过程中,诉讼周期长也让维权的难度进一步上升。不过现在厂商越来越重视版权问题,甚至开始建立自己的维权部门或者与专门维权公司合作。

编辑: 郑勇任

国产动漫IP变现之路:高潜力也隐含风险

稿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6-08-24 12:43:21

  记者倪雨晴实习生方慧云东莞、广州报道

  自8月18日开幕以来,为期5天的第八届中国国际影视动漫版权保护和贸易博览会(下简称“漫博会”)热度不减,会场人来人往。知名Coser以及众多动漫模型的亮相引来粉丝追捧。

  在漫博会衍生品专区,有不少店铺依靠动漫IP形象的周边商品获取收益,加入动漫元素的饰品、抱枕、T恤等均成为吸金利器。

  一个IP的价值有多少?动画片《猪猪侠》的制作方,广东咏声动漫有限公司(简称“咏声动漫”)版权运营副总监刘维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目前《猪猪侠》单个IP的市场价值已经超过15亿,而咏声动漫的盈利也主要来源于两种IP变现渠道:影视版权与衍生品。

  近年来IP概念火爆,作为泛娱乐化产业的核心,极具经济开发价值的IP越来越受到资本关注,优质动漫IP就是其中之一。

  国产动漫IP如何变现?

  挖掘动漫IP价值、探讨IP变现模式是本次漫博会的重点目标之一。中国深圳华强方特文化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华强方特”)副总裁尚琳琳指出,IP的价值体现在高知名度和广泛的影响力,而IP价值的实现,要建立多元化的发行渠道,在电视、电影、图书、音响之外,还可延伸到衍生消费品、游戏APP、舞台剧、主题活动等。

  华强方特是《熊出没》的制作方。尚琳琳介绍,2015年《熊出没》授权产品的消费额达到25亿元人民币。同时其还与飞度、乐逗等平台合作,推出《熊出没》游戏,并在全国设立了20个公园,针对《熊出没》的舞台剧每年要巡演上百场。

  腾讯动漫版权运营高级经理徐志薇介绍,在变现模式上,腾讯动漫实施的是IP共生体系的概念,整个IP体系以漫画为核心,当漫画成长到一定程度之后再改编为游戏,之后才改编真人剧,进行动画、电影的孵化。

  据了解,腾讯动漫是一个允许作者自由上传的漫画平台,其平台产量占到了全国动漫产量50%以上,与腾讯动漫签约的作品有7000部左右,平台作品超过20万部。

  徐志薇还提到腾讯动漫的另外两种IP变现模式,一种是联合投资,通过与商业化公司进行联合运营、推广,共同打造、定制适合市场的IP,最后进行共享;另一种是推广,利用腾讯动漫平台的资源,打造非腾讯的IP。

  易观互联网电影分析师黄国锋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道,目前我国动漫IP的变现渠道有衍生品、游戏、影视剧等方式,相比一般作品,动漫IP的价值在于它带来的用户基数更大,消费者转换率更高,而动漫IP本身具备的形象在衍生品开发上可以起到一定助力。

  高潜力背后的高风险

  如今的IP已不单单是知识产权概念,更是一种商业模式。这源于IP具备的巨大商业价值潜力。但黄国锋提到,潜在价值不一定等同于商业价值,影响IP变现的市场因素太多。

  核心依然在于产品。如《变形金刚》《火影忍者》等知名IP,虽然本身极具潜力,但做成游戏后表现并不尽如人意。IP变现高收益的背后也具备一定风险。

  “IP可以锦上添花,做不了雪中送炭。”爱奇艺游戏事业部发行商务总监何平指出,在游戏领域,IP和游戏产品的结合其实并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好,一个项目最终能够成功,还需要看对游戏本身、对IP的定位。

  有分析人士指出,目前国内市场上不少人借IP的光环推出“不走心”的产品,IP的变现只是“换汤不换药”。

  在黄国锋看来,动漫IP的变现要根据市场的真实需求。而在IP改编过程中最重要的是产品与内容;还要在营销层面想办法,将原著粉丝嫁接到新的作品上;并以原著粉丝为核心形成辐射——IP变现产品需用心打磨。

  在变现过程中,尤其在IP火爆之后,各方人士都对这块蛋糕虎视眈眈,因为利益引发的纠纷、侵权现象并不少见。

  动漫产业链大致可以分为四个环节,第一个环节是IP的创作及发表;第二个是IP传播,包括漫画制作发行和动画片制作播出;第三个环节是动漫衍生品的开发和利用、销售;第四是合同的签订,也就是IP变现的过程。

  在其中,对IP的保护更多会涉及到著作权法。北京乾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马天轶强调,要明确权属,只有在权属清晰的情况下才能够进行商业运作。在衍生品开发及利用的过程中,需要提前对知识产权做一个规划,建立IP保护体系,包括商标权、著作权和外观专利等。而在IP变现过程中,涉及到商业谈判、商业条款及合同,要参照同行业的利弊。

  我国动漫产业链其实还处于早期阶段,法律上对动漫行业IP的变现规则并没有明确保护与完善。黄国锋介绍,我国是从2015年下半年才正式开始推出正版化方面的制度与政策,虽然有一定作用,但是全行业的推进不会很快。在实际维权过程中,诉讼周期长也让维权的难度进一步上升。不过现在厂商越来越重视版权问题,甚至开始建立自己的维权部门或者与专门维权公司合作。

编辑: 郑勇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