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财经  >  深一度
共享单车 如何与城市共享共融?
稿源: 宁波日报   2017-01-05 09:29:00报料热线:81850000

  本报记者张燕

  移动互联网与创业创新,不断激活经济新元素———就在去年11月中旬,身穿白色“外衣”、带着鲜红轮毂的Hellobike正式落户宁波;不到一个月时间,国内共享单车巨头摩拜单车,身着银色“外衣”,带着橙色轮毂,也“空降”宁波。“小白”和“摩拜”一经落地,便迅速实施着自己的扩张战略。

  商业广场、高教园区、地铁口、马路边……在城市的核心区域,宁波人越来越多地看到了这些共享单车时尚的身影。它们在解决城市交通“最后一公里”的同时,还带有健身休闲等“附送”功能。然而,也是在不到两个月时间里,这些可爱时尚的小单车,却遭遇了落水、失窃、违停等尴尬。如何让共享单车与城市融合发展?记者采访发现,这已不仅仅是运营企业和骑车人的责任,还需要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的共同关注。

 

 共享单车成为大学生的新宠。(张燕 摄)

   共享单车风靡甬城

  弯弯的车头,白色的车身,车身上的二维码感应器不仅外表炫酷,更已成为“移动互联”的代名词,把“自行车”这个传统的交通工具,变得时尚新潮起来。

  2016年11月16日,共享单车Hellobike首次进入宁波,先期1000辆投放于宁波国家高新区。此后短短两周内,市中心、商业广场、地铁口、马路边,几乎随处可见“小白”的身影。截至目前,“小白”已实现了当时所说的2016年投放“大约2万辆”的目标。

  就在“小白”来甬不到一个月,去年12月7日,国内共享单车“大佬”摩拜单车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入甬。12月中旬宁波的人行道上,“小白”和“摩拜”两大阵营有时候“各自为政”,有时候又停放在一起,成为这个城市分享经济的特殊风景。据悉,摩拜单车入甬不到一个月,车辆投放也已上万辆。

  共享单车,其特点是手机扫描、无桩还车。对用户的要求除了一定的押金和实名认证外,只剩下“有序使用和停放”这一条了。也正因此,在宁波这个政府投放公共自行车已比较成熟的城市,它们才有了不错的市场。“目前注册用户已近30万,订单量比刚进入宁波市场时增长了300%。”Hellobike资深公关经理刘涛说,宁波对共享单车的接受度挺高,天一广场、鼓楼商圈以及地铁福明路站、宁波大学附近租得特别好。而摩拜单车在进入宁波不到一个月时间里,单辆车单日最高流转量达到了21次。

  事实上,宁波的公共自行车发展势头也极好。从2013年9月首批公共自行车投入以来,至去年底全市公共自行车累计租用量突破1亿大关,海曙、江北、鄞州、镇海、北仑已建成公共自行车网点1282个,投入公共自行车3.5万余辆,办卡用户52万余人,日最高租用量15.22万人次。公共自行车在引导绿色、低碳出行方面成效明显。

  “共享单车来宁波,总体而言是一件好事,它与政府投入的公共自行车,正好形成了互补。”宁波工程学院副教授吕晨曦说。

  首先,两种自行车在使用的灵活度上可以形成互补。公共自行车是有桩的,借还点位都是固定的,用户有比较明确的预期,通过手机APP也能实时了解附近是否有车或者桩位,但会存在高峰期车或者桩位不够的“潮汐问题”;共享单车采用无桩模式,灵活性更强,因为无桩,在“还”这个节点上问题不大,但是在“借”的问题上则没有保障。

  其次,两种自行车在定位上可以形成互补。公共自行车定位于公益,款式传统,有车篮,实用性更强,一小时内使用免费(据市客管局统计,宁波公共自行车的免费租用率达98.2%),也就是说,公共自行车以免费使用为主。而共享单车外形时尚,比较适合于年轻人,在使用上,每半小时收费1元(部分时间段有优惠)。据悉,市民平均租用公共自行车的时间为18分钟,这意味着每半小时收费1元的共享单车,比较符合宁波人的骑行习惯和出行结构。目前,共享单车在宁波的用户以40岁以下为主。

  不文明行为让单车很受伤

  大量投放、用户骤增、租用率快速提高,人们在享受共享单车带来的便利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不文明的行为。一个星期前,摩拜单车宁波市场负责人江浩联系记者称,工作人员发现有辆单车在奉化江里,因为当时人下不去,打算次日打捞。昨天记者联系江浩询问这辆车的下落时,他告诉记者,因为涨潮水位等原因,这辆车至今未被捞起,也许已经移位,企业方面正在积极联系有关部门进行打捞。“不仅仅是给企业造成了损失,更多的是心痛。”江浩说。

  除了摩拜单车,Hellobike也曾在江边被发现。从网友提供的图片看,当时琴桥附近的奉化江,潮水已退,河床上一辆“小白”孤零零“站着”,轮上沾着泥。“我们还曾遇到过被盗事件。”刘涛介绍,不到一个月前,姜山派出所俞警官在姜山镇实验中学附近巡逻,发现有人把“小白”搬上一辆电动车,准备逃离。俞警官及时将嫌疑人抓获。据犯罪嫌疑人李某(化名)交代,他觉得“小白”样子漂亮,又看四周没有监控,就想占为己有,没想到恰好被民警撞见。据Hel-lobike有关负责人介绍,由于共享单车自身抵抗外部风险的能力较弱,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了诸多类似的情况,如车上的无线定位能发现非正常移动。因此,即便四周没有监控,当李某搬动车辆时,后台已经向监控中心发出报警,而且能查询到车辆位置。据悉,李某已被拘留15天。

  这样的问题不只是出现在宁波。据媒体报道,针对共享单车的“暴行”在各地屡屡上演,摩拜单车在上海、ofo单车在杭州的损毁率也不小。大量投放市场的单车形成巨大的公共资源,少数人想“公车私用”,使公共资源尽可能多地为自己提供便利,此时如果缺乏监管,必然是不守规定的投机者得利。

  如果说,被盗被扔算是“偶然性事件”,损失的是车辆所有者;那么,部分车辆的违规停放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市容市貌。就在刚刚过去的元旦小长假,记者看到一辆共享单车靠在灵桥的护栏上;不远处的江厦公园公交车站,另一辆单车孤零零停放在站台里;而记者回家时,也时常看到有共享单车随意停放在小区内。

  共享经济需要社会共护

  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6年中国单车租赁市场分析报告》,2016年中国单车租赁市场规模将达0.54亿元,用户规模将达425.16万人,预计2019年中国单车租赁市场规模将上升至1.63亿元,用户规模将达1026.15万人。而宁波市场,除了目前政府投放的3万余辆公共自行车外,据企业方提供的数据,目前仅Hellobike和摩拜单车的总量大约也有这个数,而且两家企业不约而同地称“还会继续投放”。

  共享经济正风生水起,而小小的自行车无疑是个不错的载体。超级表格创始人兼CEO陈坤极认为,共享单车是趋势,互联网让分享成为可能。

  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以摩拜单车为例,诠释了分享经济。他认为摩拜单车的核心创新是自己制造自行车,但它并不直接卖自行车,而是卖自行车的服务,这种形态被称为“产品服务系统”(PSS),或者叫服务性制造业。如果卖自行车给一个人,他不会24小时都使用,如果将自行车分时段租出去,可以让更多人受益。诸大建看好单车共享领域的发展。

  然而,面对欣欣向荣的朝阳产业,共享单车面临的问题也不容回避。目前,在宁波,Hellobike和摩拜单车,都通过人工和智能监控的方法,对车辆进行管理和维护。“但这些是远远不够的。”吕晨曦认为,企业的信用管理是一种比较先进的管理模式。目前宁波的共享单车,半小时正常用车价1元,信用不佳者用车价100元,并不是企业想从中谋利,而是想以此形成威慑力,来规范用户行为。他认为不仅仅是单车,其他方面的信用都可以纳入征信系统,让全社会形成“守信得便利、失信受惩处”的氛围。据了解,为避免共享单车引发的诸多不文明行为,深圳市交警局正尝试与共享单车企业建立信用信息通报机制,设立“深圳交警自行车用户诚信平台”,将自行车用户的文明信息纳入到平台管理中。

  “更重要的是在全社会形成要共享也要共护的氛围。”吕晨曦建议,共享单车作为新生事物,是一件好事,需要大家一起来维护。如对于乱停车现象,首先可以通过有关部门联合公告的形式,推动更多合理合法停车区域的建设,或者明确不可停放区域,类似于负面清单;下一步,企业和行业管理部门应一起制定关于停放和使用管理办法,让全社会形成共同发展的合力。

  据了解,一些单车企业已联合有关部门进行类似探索,如摩拜单车在鄞州徐戎路集盒跨界产业园的路边设定了共享单车推荐停车点;Hellobike也在宁波大学附近的“青年小镇”路边设置了停车点,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引导用户有序租还共享单车。

  文明用车方便你我

  共享单车,已然成为2016年的科技热词和创新创业的热门领域。在去年年底短短几十天当中,“小白”“摩拜”们时尚酷炫的身影,也如潮水一般迅速出现在甬城的大街小巷。

  在带给人们方便与快捷、打通城市交通“最后一公里”的同时,共享单车也给城市管理者和相关企业带来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问题。其中最大的问题,恐怕是共享单车的无序停放给市容市貌造成的不良影响。

  走在路上,经常能看到共享单车的使用者,将车子在路边随意一放便匆匆离去。笔者所在的小区,一辆共享单车在居民每天散步必经的路上一停就是好几天。昨天刷爆朋友圈的“甬城公共自行车与共享单车互撕”事件,起因也是“经常有市民将网约单车停放到公共自行车的桩位上”,以致公共自行车修理工心存怨气,在转移这些单车时动作显得简单粗暴,引来网民一片批评声。

  诚如专家所言,共享单车来到我们这个城市,总体而言是一件好事,它与政府投入的公共自行车,正好形成了互补,在引导市民绿色环保出行上能够形成合力。如何让共享单车与城市融合发展?首先,用车人要自觉做到文明用车,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其次,共享单车的投放企业应该从技术层面寻求新的突破,保障单车的有序使用。最后,作为城市的管理者,也应尽快制订相应的办法,引导共享单车这种新生事物走上健康有序的发展轨道。

  (王芳)

  公共自行车

  3年节省汽油近8000吨

  据有关部门统计,市民平均每次租用公共自行车的时间为18分钟,按照每小时12公里的速度计算,平均骑行里程每人次可达3.6公里,依据目前累计总租借人次1亿次计算,行驶里程已达3.6亿公里,相当于绕地球9000圈,以每两人一辆1.6L排量的小轿车为例,共节约汽油7981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约25920吨。

  与坐公交、地铁及开车上下班相比,租用公共自行车上下班的市民每个月节省下来的交通费在80元至800元不等,一年就能省960元至9600元。(张燕史春娜)

  市公共自行车多举措

  缓解租还车“潮汐”问题

  自2014年推出网点值守后,我市公共自行车定时定点有人值守网点由13个扩充至目前的32个,辐射周边网点数由68个增加至248个,早晚租还难的矛盾得到一定的缓解,租用量较之前提升明显。同时,切实发挥两级调度职能,以区内调运结合跨区调运,上下联动,有针对性地制定市级调运计划。

  继宁波首个“社企共建”示范点———尹江新苑之后,市公共自行车公司陆续推出阳光城、东湖花园东、云霞路南、黄鹂三江超市、宁波第二技师学院、双鹿电池等“共建”网点,目前有“社企共建”网点3个,“校企共建”网点5个,“企企共建”网点2个,范围覆盖海曙、江东、鄞州、高新、镇海5个区。下一步,市公共自行车公司将继续深化“网点共建”工作,为公共自行车寻找更多的“社会管家”。(张燕史春娜)

  国内共享单车迅速发展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17家公司正在从事单车业务。在这17家公司中,除了ofo为2014年成立,摩拜为2015年成立之外,其他均为2016年成立的公司。永安行虽然成立于2010年,但是其共享单车业务也是在2016年才开始运营。此外,小鸣单车、优拜单车、Hellobike、小蓝单车、一步单车、骑呗单车等也风生水起。

  (张燕整理)

编辑: 郑勇任

共享单车 如何与城市共享共融?

稿源: 宁波日报 2017-01-05 09:29:00

  本报记者张燕

  移动互联网与创业创新,不断激活经济新元素———就在去年11月中旬,身穿白色“外衣”、带着鲜红轮毂的Hellobike正式落户宁波;不到一个月时间,国内共享单车巨头摩拜单车,身着银色“外衣”,带着橙色轮毂,也“空降”宁波。“小白”和“摩拜”一经落地,便迅速实施着自己的扩张战略。

  商业广场、高教园区、地铁口、马路边……在城市的核心区域,宁波人越来越多地看到了这些共享单车时尚的身影。它们在解决城市交通“最后一公里”的同时,还带有健身休闲等“附送”功能。然而,也是在不到两个月时间里,这些可爱时尚的小单车,却遭遇了落水、失窃、违停等尴尬。如何让共享单车与城市融合发展?记者采访发现,这已不仅仅是运营企业和骑车人的责任,还需要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的共同关注。

 

 共享单车成为大学生的新宠。(张燕 摄)

   共享单车风靡甬城

  弯弯的车头,白色的车身,车身上的二维码感应器不仅外表炫酷,更已成为“移动互联”的代名词,把“自行车”这个传统的交通工具,变得时尚新潮起来。

  2016年11月16日,共享单车Hellobike首次进入宁波,先期1000辆投放于宁波国家高新区。此后短短两周内,市中心、商业广场、地铁口、马路边,几乎随处可见“小白”的身影。截至目前,“小白”已实现了当时所说的2016年投放“大约2万辆”的目标。

  就在“小白”来甬不到一个月,去年12月7日,国内共享单车“大佬”摩拜单车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入甬。12月中旬宁波的人行道上,“小白”和“摩拜”两大阵营有时候“各自为政”,有时候又停放在一起,成为这个城市分享经济的特殊风景。据悉,摩拜单车入甬不到一个月,车辆投放也已上万辆。

  共享单车,其特点是手机扫描、无桩还车。对用户的要求除了一定的押金和实名认证外,只剩下“有序使用和停放”这一条了。也正因此,在宁波这个政府投放公共自行车已比较成熟的城市,它们才有了不错的市场。“目前注册用户已近30万,订单量比刚进入宁波市场时增长了300%。”Hellobike资深公关经理刘涛说,宁波对共享单车的接受度挺高,天一广场、鼓楼商圈以及地铁福明路站、宁波大学附近租得特别好。而摩拜单车在进入宁波不到一个月时间里,单辆车单日最高流转量达到了21次。

  事实上,宁波的公共自行车发展势头也极好。从2013年9月首批公共自行车投入以来,至去年底全市公共自行车累计租用量突破1亿大关,海曙、江北、鄞州、镇海、北仑已建成公共自行车网点1282个,投入公共自行车3.5万余辆,办卡用户52万余人,日最高租用量15.22万人次。公共自行车在引导绿色、低碳出行方面成效明显。

  “共享单车来宁波,总体而言是一件好事,它与政府投入的公共自行车,正好形成了互补。”宁波工程学院副教授吕晨曦说。

  首先,两种自行车在使用的灵活度上可以形成互补。公共自行车是有桩的,借还点位都是固定的,用户有比较明确的预期,通过手机APP也能实时了解附近是否有车或者桩位,但会存在高峰期车或者桩位不够的“潮汐问题”;共享单车采用无桩模式,灵活性更强,因为无桩,在“还”这个节点上问题不大,但是在“借”的问题上则没有保障。

  其次,两种自行车在定位上可以形成互补。公共自行车定位于公益,款式传统,有车篮,实用性更强,一小时内使用免费(据市客管局统计,宁波公共自行车的免费租用率达98.2%),也就是说,公共自行车以免费使用为主。而共享单车外形时尚,比较适合于年轻人,在使用上,每半小时收费1元(部分时间段有优惠)。据悉,市民平均租用公共自行车的时间为18分钟,这意味着每半小时收费1元的共享单车,比较符合宁波人的骑行习惯和出行结构。目前,共享单车在宁波的用户以40岁以下为主。

  不文明行为让单车很受伤

  大量投放、用户骤增、租用率快速提高,人们在享受共享单车带来的便利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不文明的行为。一个星期前,摩拜单车宁波市场负责人江浩联系记者称,工作人员发现有辆单车在奉化江里,因为当时人下不去,打算次日打捞。昨天记者联系江浩询问这辆车的下落时,他告诉记者,因为涨潮水位等原因,这辆车至今未被捞起,也许已经移位,企业方面正在积极联系有关部门进行打捞。“不仅仅是给企业造成了损失,更多的是心痛。”江浩说。

  除了摩拜单车,Hellobike也曾在江边被发现。从网友提供的图片看,当时琴桥附近的奉化江,潮水已退,河床上一辆“小白”孤零零“站着”,轮上沾着泥。“我们还曾遇到过被盗事件。”刘涛介绍,不到一个月前,姜山派出所俞警官在姜山镇实验中学附近巡逻,发现有人把“小白”搬上一辆电动车,准备逃离。俞警官及时将嫌疑人抓获。据犯罪嫌疑人李某(化名)交代,他觉得“小白”样子漂亮,又看四周没有监控,就想占为己有,没想到恰好被民警撞见。据Hel-lobike有关负责人介绍,由于共享单车自身抵抗外部风险的能力较弱,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了诸多类似的情况,如车上的无线定位能发现非正常移动。因此,即便四周没有监控,当李某搬动车辆时,后台已经向监控中心发出报警,而且能查询到车辆位置。据悉,李某已被拘留15天。

  这样的问题不只是出现在宁波。据媒体报道,针对共享单车的“暴行”在各地屡屡上演,摩拜单车在上海、ofo单车在杭州的损毁率也不小。大量投放市场的单车形成巨大的公共资源,少数人想“公车私用”,使公共资源尽可能多地为自己提供便利,此时如果缺乏监管,必然是不守规定的投机者得利。

  如果说,被盗被扔算是“偶然性事件”,损失的是车辆所有者;那么,部分车辆的违规停放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市容市貌。就在刚刚过去的元旦小长假,记者看到一辆共享单车靠在灵桥的护栏上;不远处的江厦公园公交车站,另一辆单车孤零零停放在站台里;而记者回家时,也时常看到有共享单车随意停放在小区内。

  共享经济需要社会共护

  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6年中国单车租赁市场分析报告》,2016年中国单车租赁市场规模将达0.54亿元,用户规模将达425.16万人,预计2019年中国单车租赁市场规模将上升至1.63亿元,用户规模将达1026.15万人。而宁波市场,除了目前政府投放的3万余辆公共自行车外,据企业方提供的数据,目前仅Hellobike和摩拜单车的总量大约也有这个数,而且两家企业不约而同地称“还会继续投放”。

  共享经济正风生水起,而小小的自行车无疑是个不错的载体。超级表格创始人兼CEO陈坤极认为,共享单车是趋势,互联网让分享成为可能。

  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以摩拜单车为例,诠释了分享经济。他认为摩拜单车的核心创新是自己制造自行车,但它并不直接卖自行车,而是卖自行车的服务,这种形态被称为“产品服务系统”(PSS),或者叫服务性制造业。如果卖自行车给一个人,他不会24小时都使用,如果将自行车分时段租出去,可以让更多人受益。诸大建看好单车共享领域的发展。

  然而,面对欣欣向荣的朝阳产业,共享单车面临的问题也不容回避。目前,在宁波,Hellobike和摩拜单车,都通过人工和智能监控的方法,对车辆进行管理和维护。“但这些是远远不够的。”吕晨曦认为,企业的信用管理是一种比较先进的管理模式。目前宁波的共享单车,半小时正常用车价1元,信用不佳者用车价100元,并不是企业想从中谋利,而是想以此形成威慑力,来规范用户行为。他认为不仅仅是单车,其他方面的信用都可以纳入征信系统,让全社会形成“守信得便利、失信受惩处”的氛围。据了解,为避免共享单车引发的诸多不文明行为,深圳市交警局正尝试与共享单车企业建立信用信息通报机制,设立“深圳交警自行车用户诚信平台”,将自行车用户的文明信息纳入到平台管理中。

  “更重要的是在全社会形成要共享也要共护的氛围。”吕晨曦建议,共享单车作为新生事物,是一件好事,需要大家一起来维护。如对于乱停车现象,首先可以通过有关部门联合公告的形式,推动更多合理合法停车区域的建设,或者明确不可停放区域,类似于负面清单;下一步,企业和行业管理部门应一起制定关于停放和使用管理办法,让全社会形成共同发展的合力。

  据了解,一些单车企业已联合有关部门进行类似探索,如摩拜单车在鄞州徐戎路集盒跨界产业园的路边设定了共享单车推荐停车点;Hellobike也在宁波大学附近的“青年小镇”路边设置了停车点,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引导用户有序租还共享单车。

  文明用车方便你我

  共享单车,已然成为2016年的科技热词和创新创业的热门领域。在去年年底短短几十天当中,“小白”“摩拜”们时尚酷炫的身影,也如潮水一般迅速出现在甬城的大街小巷。

  在带给人们方便与快捷、打通城市交通“最后一公里”的同时,共享单车也给城市管理者和相关企业带来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问题。其中最大的问题,恐怕是共享单车的无序停放给市容市貌造成的不良影响。

  走在路上,经常能看到共享单车的使用者,将车子在路边随意一放便匆匆离去。笔者所在的小区,一辆共享单车在居民每天散步必经的路上一停就是好几天。昨天刷爆朋友圈的“甬城公共自行车与共享单车互撕”事件,起因也是“经常有市民将网约单车停放到公共自行车的桩位上”,以致公共自行车修理工心存怨气,在转移这些单车时动作显得简单粗暴,引来网民一片批评声。

  诚如专家所言,共享单车来到我们这个城市,总体而言是一件好事,它与政府投入的公共自行车,正好形成了互补,在引导市民绿色环保出行上能够形成合力。如何让共享单车与城市融合发展?首先,用车人要自觉做到文明用车,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其次,共享单车的投放企业应该从技术层面寻求新的突破,保障单车的有序使用。最后,作为城市的管理者,也应尽快制订相应的办法,引导共享单车这种新生事物走上健康有序的发展轨道。

  (王芳)

  公共自行车

  3年节省汽油近8000吨

  据有关部门统计,市民平均每次租用公共自行车的时间为18分钟,按照每小时12公里的速度计算,平均骑行里程每人次可达3.6公里,依据目前累计总租借人次1亿次计算,行驶里程已达3.6亿公里,相当于绕地球9000圈,以每两人一辆1.6L排量的小轿车为例,共节约汽油7981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约25920吨。

  与坐公交、地铁及开车上下班相比,租用公共自行车上下班的市民每个月节省下来的交通费在80元至800元不等,一年就能省960元至9600元。(张燕史春娜)

  市公共自行车多举措

  缓解租还车“潮汐”问题

  自2014年推出网点值守后,我市公共自行车定时定点有人值守网点由13个扩充至目前的32个,辐射周边网点数由68个增加至248个,早晚租还难的矛盾得到一定的缓解,租用量较之前提升明显。同时,切实发挥两级调度职能,以区内调运结合跨区调运,上下联动,有针对性地制定市级调运计划。

  继宁波首个“社企共建”示范点———尹江新苑之后,市公共自行车公司陆续推出阳光城、东湖花园东、云霞路南、黄鹂三江超市、宁波第二技师学院、双鹿电池等“共建”网点,目前有“社企共建”网点3个,“校企共建”网点5个,“企企共建”网点2个,范围覆盖海曙、江东、鄞州、高新、镇海5个区。下一步,市公共自行车公司将继续深化“网点共建”工作,为公共自行车寻找更多的“社会管家”。(张燕史春娜)

  国内共享单车迅速发展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17家公司正在从事单车业务。在这17家公司中,除了ofo为2014年成立,摩拜为2015年成立之外,其他均为2016年成立的公司。永安行虽然成立于2010年,但是其共享单车业务也是在2016年才开始运营。此外,小鸣单车、优拜单车、Hellobike、小蓝单车、一步单车、骑呗单车等也风生水起。

  (张燕整理)

编辑: 郑勇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