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财经  >  文化创意
孙海舰:我在美国学开飞机
稿源: 宁波日报   2017-01-10 11:24:43报料热线:81850000

  本报记者张燕

  “我在美国佛罗里达学飞机的日子,是人生中最大的一道坎。”宁波东海通用航空公司飞行员孙海舰,这个30岁出头的年轻人几次停顿,最后艰难地说出了“以失败告终”这五个字。

  在哪里跌倒,就从哪里“飞”起来。虽然当初只是一次偶然机会接触飞行,但在不服输的孙海舰看来,佛罗里达之行一定不是他与“飞行员”这个梦想说再见的时候。经过多年潜心努力后,孙海舰华丽转身,找到了自己最适合的职业———直升机飞行员:“坚持,让我看到了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他说。

  你不知道,低空飞行是怎样一种美好。这里看到的不仅有全貌,还有细节。”孙海舰说,如果大飞机的风景是云,那么通用航空的风景更加五彩斑斓。

  “自己操控着飞机,最先在美国观赏到的是夏威夷的风景:迎风坡是茂密的森林,背风坡因雨水少,是一望无垠的草原,还会有成群的牛羊影影绰绰。”孙海舰感觉自己就像鸟儿一样,穿过一望无际的草原,闻过清晨草的香味和露水的芬芳,在珍珠港上空飞行,还能依稀看到水下的潜艇。从200米到1000米,从东飞到西,每一处景象都与平常看到的是那么地不同。

  “伸手”触摸蓝天

  对于不少大学毕业生而言,走出校园的那一刻,天地无限广阔;但是走着走着,开始迷茫:我到底该选择什么样的职业,继而选择什么样的生活?2008年,孙海舰从河南一所大学毕业,大学四年,他学的是与“水”相关的法律法规;当有一天一个在航空学院读书的堂弟随口说了一句:“听说有航空公司在招飞,要不去试试飞行员?”这个要飞上“天”的职业,与自己的专业“水天相隔”,但广阔蓝天和飞行员这个神秘职业的诱惑,还是让孙海舰义无反顾地报考了一家航空公司的飞行员。

  “记得当时离我最近的面试地在南昌,当天就从郑州坐火车去了南昌。”孙海舰记得,第二天凌晨3时多,因为没有公交车,他是从火车站走到航空公司指定的酒店,稍事休息后就参加了体检。

  “体检简直可以用‘恐怖’两个字来形容。”回忆起八年前的那场体检,孙海舰说,体检单几乎有身高那么长,从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检查到体内的每一个器官,连牙齿也不落下。

  视力是飞行员体检最大的“杀手”,八成未通过体检的人是因为眼睛。“如果你12岁时做过视网膜矫正手术,在22岁体检时也能被查出来,而无法过关。”孙海舰说,那一晚严重的睡眠不足也让他担心自己的视力问题。“幸亏从小爷爷教过一种保护视力的方法。”孙海舰介绍,只要一有空,就闭上眼睛,让眼球左一圈右一圈地打转,每次转上个五分钟、十分钟的样子,别人睡不着时习惯数羊,而他睡不着时就转眼球。

  良好的身体基础、较高的英语水平,让孙海舰非常顺利地通过了体检,而此后的体格训练和理论学习也一帆风顺,2010年,孙海舰被航空公司送往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一所航空学校学习,他仿佛感觉到,自己已经触摸到蓝天了。

  “折翼”佛罗里达

  就像飞机总是逆风翱翔,飞行员的学习也是充满坎坷。“可能是以前的经历太顺了,这让我有一种松懈心理。”孙海舰这样看待自己的佛罗里达的学习。

  因为加入的是民航企业,所以那时候孙海舰被公司送往美国学习的是民航大型客机的驾驶。在美国,很多学习以自学为主,也许是学习方法不对,或者是注定与大飞机无缘,在后续的飞行实践考试中,孙海舰以失败告终,他不得不回到国内,转而在航空公司做一名行政人员,继续发挥他的法律专长。

  这段不堪回首的经历,成为孙海舰心里挥之不去的阴影,尤其是看到其他学成的同学陆续回来,更是助燃了飞行梦的火焰。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成为飞行员,而且根据通用航空未来发展的大好形势,明确了新的目标:学习直升机驾驶技术。

  那一年,孙海舰利用工作间隙自学并通过了航空驾驶员私商理论知识考试,在国内考取了直升机私人驾驶员执照,俗称“私照”。不过,私人飞行并不是孙海舰的目标,他想让飞行员变成自己的职业,于是,他毅然决定前往美国学习商用直升机驾驶,考取“商照”。

  “直上”夏威夷

  2013年10月,孙海舰来到了美国夏威夷,这里他有了很多人生中的第一次: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黑沙滩,一粒粒沙砾黝黑铮亮;第一次从20米左右的south point跳水点跳入湛蓝清澈的太平洋;第一次租游艇出海钓吞拿鱼,收获颇丰;第一次去鲨鱼洞潜水,观赏五彩缤纷的海底花园……更重要的是,他真正看到了通用航空前景:在这些太平洋的小岛间,主要交通工具就是小飞机。夏威夷的海不是用来开渡轮的,而是“全方位”的休闲旅游资源。在这里,最常看到的画面就是“空中巴士”在穿梭,蓝色的海面上点缀着白色帆影。

  他和另外两名中国学生是当时航校里仅有的三个中国人,在第一次理论考中,三名学生以优异的成绩博得了老外们瞪大眼睛的“哇”声惊叹。

  “这里的飞行都是按分钟收费的。”自费求学的孙海舰深深记得当时的学费有多贵,“飞行一课时收费315美元,这还不包括30美元的地面课时费。而中国人总是忍不住把它折算成人民币,所以特别珍惜学习是的分分秒秒。”

  在飞行学习的最后阶段中,有个“发动机失效应急处置”的自转Autorotation动作,孙海舰总觉得自己掌握得不够好,于是他找到了一名叫Kian的冰岛籍教员。“这是我飞行生涯新的突破。”孙海舰说,Kian在完美的全面演示后放手让他操纵,使孙海舰仿佛在一瞬间,感觉与直升机融为一体了,“我能切身感受到风向是什么,风力有多大,直升机距离地面的高度是多少,在模拟发动机失效后还能‘合’多远,如果‘飘’不到安全区域,该如何弥补。”

  当一个人与飞机“合体”时,他无疑是一名优秀的飞行员。果然,孙海舰以优异的成绩顺利通过美国FAA严格的航空理论和飞行实践考试,拿到了梦寐以求的FAA“商照”。

  “转身”风景独好

  采访最后,当记者小心翼翼问及与民航大客机失之交臂这个“痛点”时,孙海舰却没有想象中的落寞和遗憾,反而认为这次的转身,让他遇见了最美的风景。

  “你不知道,低空飞行是怎样一种美好。这里看到的不仅有全貌,还有细节。”孙海舰说,如果大飞机的风景是云,那么通用航空的风景更加五彩斑斓。“自己操控着飞机,最先在美国观赏到的是夏威夷的风景:迎风坡是茂密的森林,背风坡因雨水少,是一望无垠的草原,还会有成群的牛羊影影绰绰。”孙海舰感觉自己就像鸟儿一样,穿过一望无际的草原,闻过清晨草的香味和露水的芬芳,在珍珠港上空飞行,还能依稀看到水下的潜艇。从200米到1000米,从东飞到西,每一处景象都与平常看到的是那么地不同。

  “所以我一点也不感到遗憾,因为自从飞上了直升机,就爱上了低空飞行。”孙海舰说,不仅仅在美国,回国后他也飞了好多城市,在四川的金沙江上空,山峰、山谷、不同植被以及不同气候所带来的各异景色,让他感觉到世界的奇妙;“有时候明明开在山谷中,顺着山势往上拉,居然会突然出现开阔的草原,让人豁然开朗。”在吉林,他看到了一望无际的庄稼、草原、森林、黑土地;在南方,小桥流水、精致建筑俨然成了山水画……

  这不仅让孙海舰看到低空飞行的前景,更让他深深喜欢上了“飞行员”这个身份。如今,孙海舰就职于宁波东海通用航空公司,他将会先带着乘客飞上宁波,从空中看看宁波5A级风景区溪口的大佛、飞瀑、古镇。孙海舰还在学习直升机教练员的理论知识,他的梦想是不仅要自己飞,还要教别人一起飞。

编辑: 郑勇任

孙海舰:我在美国学开飞机

稿源: 宁波日报 2017-01-10 11:24:43

  本报记者张燕

  “我在美国佛罗里达学飞机的日子,是人生中最大的一道坎。”宁波东海通用航空公司飞行员孙海舰,这个30岁出头的年轻人几次停顿,最后艰难地说出了“以失败告终”这五个字。

  在哪里跌倒,就从哪里“飞”起来。虽然当初只是一次偶然机会接触飞行,但在不服输的孙海舰看来,佛罗里达之行一定不是他与“飞行员”这个梦想说再见的时候。经过多年潜心努力后,孙海舰华丽转身,找到了自己最适合的职业———直升机飞行员:“坚持,让我看到了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他说。

  你不知道,低空飞行是怎样一种美好。这里看到的不仅有全貌,还有细节。”孙海舰说,如果大飞机的风景是云,那么通用航空的风景更加五彩斑斓。

  “自己操控着飞机,最先在美国观赏到的是夏威夷的风景:迎风坡是茂密的森林,背风坡因雨水少,是一望无垠的草原,还会有成群的牛羊影影绰绰。”孙海舰感觉自己就像鸟儿一样,穿过一望无际的草原,闻过清晨草的香味和露水的芬芳,在珍珠港上空飞行,还能依稀看到水下的潜艇。从200米到1000米,从东飞到西,每一处景象都与平常看到的是那么地不同。

  “伸手”触摸蓝天

  对于不少大学毕业生而言,走出校园的那一刻,天地无限广阔;但是走着走着,开始迷茫:我到底该选择什么样的职业,继而选择什么样的生活?2008年,孙海舰从河南一所大学毕业,大学四年,他学的是与“水”相关的法律法规;当有一天一个在航空学院读书的堂弟随口说了一句:“听说有航空公司在招飞,要不去试试飞行员?”这个要飞上“天”的职业,与自己的专业“水天相隔”,但广阔蓝天和飞行员这个神秘职业的诱惑,还是让孙海舰义无反顾地报考了一家航空公司的飞行员。

  “记得当时离我最近的面试地在南昌,当天就从郑州坐火车去了南昌。”孙海舰记得,第二天凌晨3时多,因为没有公交车,他是从火车站走到航空公司指定的酒店,稍事休息后就参加了体检。

  “体检简直可以用‘恐怖’两个字来形容。”回忆起八年前的那场体检,孙海舰说,体检单几乎有身高那么长,从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检查到体内的每一个器官,连牙齿也不落下。

  视力是飞行员体检最大的“杀手”,八成未通过体检的人是因为眼睛。“如果你12岁时做过视网膜矫正手术,在22岁体检时也能被查出来,而无法过关。”孙海舰说,那一晚严重的睡眠不足也让他担心自己的视力问题。“幸亏从小爷爷教过一种保护视力的方法。”孙海舰介绍,只要一有空,就闭上眼睛,让眼球左一圈右一圈地打转,每次转上个五分钟、十分钟的样子,别人睡不着时习惯数羊,而他睡不着时就转眼球。

  良好的身体基础、较高的英语水平,让孙海舰非常顺利地通过了体检,而此后的体格训练和理论学习也一帆风顺,2010年,孙海舰被航空公司送往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一所航空学校学习,他仿佛感觉到,自己已经触摸到蓝天了。

  “折翼”佛罗里达

  就像飞机总是逆风翱翔,飞行员的学习也是充满坎坷。“可能是以前的经历太顺了,这让我有一种松懈心理。”孙海舰这样看待自己的佛罗里达的学习。

  因为加入的是民航企业,所以那时候孙海舰被公司送往美国学习的是民航大型客机的驾驶。在美国,很多学习以自学为主,也许是学习方法不对,或者是注定与大飞机无缘,在后续的飞行实践考试中,孙海舰以失败告终,他不得不回到国内,转而在航空公司做一名行政人员,继续发挥他的法律专长。

  这段不堪回首的经历,成为孙海舰心里挥之不去的阴影,尤其是看到其他学成的同学陆续回来,更是助燃了飞行梦的火焰。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成为飞行员,而且根据通用航空未来发展的大好形势,明确了新的目标:学习直升机驾驶技术。

  那一年,孙海舰利用工作间隙自学并通过了航空驾驶员私商理论知识考试,在国内考取了直升机私人驾驶员执照,俗称“私照”。不过,私人飞行并不是孙海舰的目标,他想让飞行员变成自己的职业,于是,他毅然决定前往美国学习商用直升机驾驶,考取“商照”。

  “直上”夏威夷

  2013年10月,孙海舰来到了美国夏威夷,这里他有了很多人生中的第一次: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黑沙滩,一粒粒沙砾黝黑铮亮;第一次从20米左右的south point跳水点跳入湛蓝清澈的太平洋;第一次租游艇出海钓吞拿鱼,收获颇丰;第一次去鲨鱼洞潜水,观赏五彩缤纷的海底花园……更重要的是,他真正看到了通用航空前景:在这些太平洋的小岛间,主要交通工具就是小飞机。夏威夷的海不是用来开渡轮的,而是“全方位”的休闲旅游资源。在这里,最常看到的画面就是“空中巴士”在穿梭,蓝色的海面上点缀着白色帆影。

  他和另外两名中国学生是当时航校里仅有的三个中国人,在第一次理论考中,三名学生以优异的成绩博得了老外们瞪大眼睛的“哇”声惊叹。

  “这里的飞行都是按分钟收费的。”自费求学的孙海舰深深记得当时的学费有多贵,“飞行一课时收费315美元,这还不包括30美元的地面课时费。而中国人总是忍不住把它折算成人民币,所以特别珍惜学习是的分分秒秒。”

  在飞行学习的最后阶段中,有个“发动机失效应急处置”的自转Autorotation动作,孙海舰总觉得自己掌握得不够好,于是他找到了一名叫Kian的冰岛籍教员。“这是我飞行生涯新的突破。”孙海舰说,Kian在完美的全面演示后放手让他操纵,使孙海舰仿佛在一瞬间,感觉与直升机融为一体了,“我能切身感受到风向是什么,风力有多大,直升机距离地面的高度是多少,在模拟发动机失效后还能‘合’多远,如果‘飘’不到安全区域,该如何弥补。”

  当一个人与飞机“合体”时,他无疑是一名优秀的飞行员。果然,孙海舰以优异的成绩顺利通过美国FAA严格的航空理论和飞行实践考试,拿到了梦寐以求的FAA“商照”。

  “转身”风景独好

  采访最后,当记者小心翼翼问及与民航大客机失之交臂这个“痛点”时,孙海舰却没有想象中的落寞和遗憾,反而认为这次的转身,让他遇见了最美的风景。

  “你不知道,低空飞行是怎样一种美好。这里看到的不仅有全貌,还有细节。”孙海舰说,如果大飞机的风景是云,那么通用航空的风景更加五彩斑斓。“自己操控着飞机,最先在美国观赏到的是夏威夷的风景:迎风坡是茂密的森林,背风坡因雨水少,是一望无垠的草原,还会有成群的牛羊影影绰绰。”孙海舰感觉自己就像鸟儿一样,穿过一望无际的草原,闻过清晨草的香味和露水的芬芳,在珍珠港上空飞行,还能依稀看到水下的潜艇。从200米到1000米,从东飞到西,每一处景象都与平常看到的是那么地不同。

  “所以我一点也不感到遗憾,因为自从飞上了直升机,就爱上了低空飞行。”孙海舰说,不仅仅在美国,回国后他也飞了好多城市,在四川的金沙江上空,山峰、山谷、不同植被以及不同气候所带来的各异景色,让他感觉到世界的奇妙;“有时候明明开在山谷中,顺着山势往上拉,居然会突然出现开阔的草原,让人豁然开朗。”在吉林,他看到了一望无际的庄稼、草原、森林、黑土地;在南方,小桥流水、精致建筑俨然成了山水画……

  这不仅让孙海舰看到低空飞行的前景,更让他深深喜欢上了“飞行员”这个身份。如今,孙海舰就职于宁波东海通用航空公司,他将会先带着乘客飞上宁波,从空中看看宁波5A级风景区溪口的大佛、飞瀑、古镇。孙海舰还在学习直升机教练员的理论知识,他的梦想是不仅要自己飞,还要教别人一起飞。

编辑: 郑勇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