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财经  >  深一度
深一度:看网红餐厅如何“变形”
稿源: 宁波日报   2017-05-11 11:32:35报料热线:81850000

  近年来,餐饮行业涌现出无数小面积、高人气的“网红餐厅”。它们有过风靡一时的盛景,却常常昙花一现快速消亡。随着消费观念更新、传播模式升级,新一代的餐厅经营者开始尝试转变思路,颠覆过去的生存形态——

     本报记者徐展新 实习生 郭莹璐

 

 甬城餐饮行业吹起“网红风”

  2016年,全国餐饮企业数量出现爆发式增长,相较2015年增长31.17%;各购物中心的餐饮业态比例也不断提升,几乎与购物业态、休闲娱乐业态实现1:1:1的平衡。与此同时,主流餐饮品牌的营业额和门店数量增速减缓,餐饮行业已然走上转型之路。如今,消费者不再拘泥于传统的用餐形式和用餐地点,从过去的“赶集式吃饭”转变为“个性化消费”。餐饮品牌也积极顺应趋势,从“大而全”转变为“小而精”,一批人气满满的“网红餐厅”随之涌现。

  变革的“春风”也吹进了甬城的大街小巷。这些新的餐饮品牌通常门店面积有限、营业额更是难以匹敌行业巨头,却具备独特的品牌形象,在互联网社交平台上拥有较高的口碑和人气。这类餐厅能够精准地满足年轻消费者的需求,利用社交媒体和网络“大V”的公众影响力激发食客的从众心理,吸引他们慕名前来。家住海曙区集士港镇的郭女士就是一个标准的“吃货”,习惯于通过社交媒体和各类团购网站搜索周边美食。“那些装潢精致、菜品口味独特、设计创意十足的‘网红餐厅’,往往是我的第一选择。”郭女士如数家珍地告诉笔者。

  数量激增的“网红餐厅”也面临诸多难题。部分商家大肆宣传吸引眼球,却无法保证食品安全和菜品质量;部分商家借助娱乐明星的影响力迅速集聚人气,却因盲目定价难以长期生存。

  “高人气”与“低姿态”并存

  身处餐饮企业数量激增的时代,体量较小的“网红餐厅”没有太多的试错空间。成功的经营者用自身的实践证明,保持勤勤恳恳的“低姿态”,才是赢得高人气的稳妥方式。

  5年前,杨仲苔带着“追忆老宁波味道”的愿望,在杉井奥特莱斯广场边上开了一家“土灶头”,并迅速以地道的农家口味赢得了消费者的青睐。据了解,如今的“土灶头”最多可以容纳650人同时用餐,工作日需要提前一天预订,节假日更是“一桌难求”。“想要经营好土菜馆,既要做到口味纯正,也要确保菜品纯天然、无污染。”杨仲苔告诉笔者。

  越是人气爆棚,越是低调打磨自己,专注于做海南鸡饭的“红餐厅”将这一经营理念展现得淋漓尽致。老板娘黄金告诉笔者,“红餐厅”固定在11时开始营业,确保有足够的准备时间,不粗制滥造应付客人;每天只采购10只本地鸡作为原材料,确保清空库存,避免鸡肉隔夜后有损口感。此外,面对众多开设加盟店的请求,黄金也持谨慎态度,将更多的资金和精力用于产品打磨和服务提升。

  “海南鸡饭曾是风靡甬城的热门菜品。许多投机者盲目跟风,不断增加分店数量、压低生产成本,却丢失了海南鸡饭最纯正的味道。”在黄金看来,“红餐厅”的经营思路可以适用于所有小型餐厅。简简单单的米饭和白斩鸡,搭配独有的制作秘方,才能长期俘获食客的“芳心”。相反,越是急迫地寻求曝光率,渴望成为“网红”,越容易失去自身的独特性,直至泯然众人。

  传播升级引导餐厅“变形”

  “网红餐厅”扎根品质提升、看淡宣传推广,为何还能获得高人气?日式早餐品牌“日月光”创始人吴玲玲认为,菜品的质量和口味是核心竞争力,用餐的环境和氛围则是点燃大众传播“火药桶”的引线。

  走进“日月光”的门店,映入眼帘的是满墙的字画和零散放置的旧物件。“在追求高效、快速的时代,‘日月光’却致力于减缓节奏,帮助消费者享受美食、享受生活。”吴玲玲告诉笔者,“我们以独特的餐饮文化引导消费习惯,培养了一批回头客。”

  据了解,“网红餐厅”的主要顾客是30周岁以下的年轻女性。她们习惯于用餐之后拍照、修图,并在各类社交媒体展示生活状态,是天然、可移动的“广告位”。“日月光”门店朴素、怀旧的物件,西餐厅“Foodpool”的粉红墙壁和小圆桌,以及“土灶头”浓浓的家乡风情,让她们拿起手机、自发传播。“一位美食博主的推荐,能在几小时内影响数十万关注者的选择,为餐厅带来大量人气。”“Foodpool”创始人张弘表示,“所有的餐厅经营者应正视这一事实,主动调整经营思路。”

  业内人士指出,传统的“网红餐厅”以点对点的轰炸式营销为主,注重噱头,大打价格战,往往迅速崛起、迅速消亡。“网红餐厅”则反其道而行之,抓住社交媒体的独特属性,一方面“低调经营”,另一方面专注质量提升和环境改造,激发消费者主动传播的欲望,成为具备较长生存周期的“爆款”品牌。

原标题:

编辑: 郑勇任

深一度:看网红餐厅如何“变形”

稿源: 宁波日报 2017-05-11 11:32:35

  近年来,餐饮行业涌现出无数小面积、高人气的“网红餐厅”。它们有过风靡一时的盛景,却常常昙花一现快速消亡。随着消费观念更新、传播模式升级,新一代的餐厅经营者开始尝试转变思路,颠覆过去的生存形态——

     本报记者徐展新 实习生 郭莹璐

 

 甬城餐饮行业吹起“网红风”

  2016年,全国餐饮企业数量出现爆发式增长,相较2015年增长31.17%;各购物中心的餐饮业态比例也不断提升,几乎与购物业态、休闲娱乐业态实现1:1:1的平衡。与此同时,主流餐饮品牌的营业额和门店数量增速减缓,餐饮行业已然走上转型之路。如今,消费者不再拘泥于传统的用餐形式和用餐地点,从过去的“赶集式吃饭”转变为“个性化消费”。餐饮品牌也积极顺应趋势,从“大而全”转变为“小而精”,一批人气满满的“网红餐厅”随之涌现。

  变革的“春风”也吹进了甬城的大街小巷。这些新的餐饮品牌通常门店面积有限、营业额更是难以匹敌行业巨头,却具备独特的品牌形象,在互联网社交平台上拥有较高的口碑和人气。这类餐厅能够精准地满足年轻消费者的需求,利用社交媒体和网络“大V”的公众影响力激发食客的从众心理,吸引他们慕名前来。家住海曙区集士港镇的郭女士就是一个标准的“吃货”,习惯于通过社交媒体和各类团购网站搜索周边美食。“那些装潢精致、菜品口味独特、设计创意十足的‘网红餐厅’,往往是我的第一选择。”郭女士如数家珍地告诉笔者。

  数量激增的“网红餐厅”也面临诸多难题。部分商家大肆宣传吸引眼球,却无法保证食品安全和菜品质量;部分商家借助娱乐明星的影响力迅速集聚人气,却因盲目定价难以长期生存。

  “高人气”与“低姿态”并存

  身处餐饮企业数量激增的时代,体量较小的“网红餐厅”没有太多的试错空间。成功的经营者用自身的实践证明,保持勤勤恳恳的“低姿态”,才是赢得高人气的稳妥方式。

  5年前,杨仲苔带着“追忆老宁波味道”的愿望,在杉井奥特莱斯广场边上开了一家“土灶头”,并迅速以地道的农家口味赢得了消费者的青睐。据了解,如今的“土灶头”最多可以容纳650人同时用餐,工作日需要提前一天预订,节假日更是“一桌难求”。“想要经营好土菜馆,既要做到口味纯正,也要确保菜品纯天然、无污染。”杨仲苔告诉笔者。

  越是人气爆棚,越是低调打磨自己,专注于做海南鸡饭的“红餐厅”将这一经营理念展现得淋漓尽致。老板娘黄金告诉笔者,“红餐厅”固定在11时开始营业,确保有足够的准备时间,不粗制滥造应付客人;每天只采购10只本地鸡作为原材料,确保清空库存,避免鸡肉隔夜后有损口感。此外,面对众多开设加盟店的请求,黄金也持谨慎态度,将更多的资金和精力用于产品打磨和服务提升。

  “海南鸡饭曾是风靡甬城的热门菜品。许多投机者盲目跟风,不断增加分店数量、压低生产成本,却丢失了海南鸡饭最纯正的味道。”在黄金看来,“红餐厅”的经营思路可以适用于所有小型餐厅。简简单单的米饭和白斩鸡,搭配独有的制作秘方,才能长期俘获食客的“芳心”。相反,越是急迫地寻求曝光率,渴望成为“网红”,越容易失去自身的独特性,直至泯然众人。

  传播升级引导餐厅“变形”

  “网红餐厅”扎根品质提升、看淡宣传推广,为何还能获得高人气?日式早餐品牌“日月光”创始人吴玲玲认为,菜品的质量和口味是核心竞争力,用餐的环境和氛围则是点燃大众传播“火药桶”的引线。

  走进“日月光”的门店,映入眼帘的是满墙的字画和零散放置的旧物件。“在追求高效、快速的时代,‘日月光’却致力于减缓节奏,帮助消费者享受美食、享受生活。”吴玲玲告诉笔者,“我们以独特的餐饮文化引导消费习惯,培养了一批回头客。”

  据了解,“网红餐厅”的主要顾客是30周岁以下的年轻女性。她们习惯于用餐之后拍照、修图,并在各类社交媒体展示生活状态,是天然、可移动的“广告位”。“日月光”门店朴素、怀旧的物件,西餐厅“Foodpool”的粉红墙壁和小圆桌,以及“土灶头”浓浓的家乡风情,让她们拿起手机、自发传播。“一位美食博主的推荐,能在几小时内影响数十万关注者的选择,为餐厅带来大量人气。”“Foodpool”创始人张弘表示,“所有的餐厅经营者应正视这一事实,主动调整经营思路。”

  业内人士指出,传统的“网红餐厅”以点对点的轰炸式营销为主,注重噱头,大打价格战,往往迅速崛起、迅速消亡。“网红餐厅”则反其道而行之,抓住社交媒体的独特属性,一方面“低调经营”,另一方面专注质量提升和环境改造,激发消费者主动传播的欲望,成为具备较长生存周期的“爆款”品牌。

原标题:

编辑: 郑勇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