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北海:两座“古港”共谱新篇

    2017年06月12日 13:48 中国宁波网
    字号:TT

  宁波、北海,这两座相隔千里的港口城市,因为曾共同缔造海丝的辉煌,而成为习近平总书记眼中的古港“活化石”。而今,这两座“一带一路”先行城市,正合力谱写丝路经济新篇章。

  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甬珠两地,虽远犹近。 北海背靠中南、西南地区,面向东盟,比邻珠三角,是西南“一带一路”上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而宁波,正全力打造“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甬珠携手,将为“一带一路”建设,续写璀璨新篇章。

 

北海老街两侧的骑楼是中西文化交流的结晶。(徐展新 摄)

    本报记者 邓少华 徐展新 张璟璟

  两千年前,合浦古港内的商船扬帆起航,沿着海上丝绸之路驶向东南亚、南亚各国,最远抵达印度;两千年后,焕然一新的北海成为广西壮族自治区的西南重镇。

  坐落于北海市合浦县的合浦汉代文化博物馆的面积并不大,却常常人满为患,高峰期日游客量一度超过2200人。外地旅客和当地市民往来穿梭,感叹历史的兴衰,赞美精致的文物。虽然博物馆内游人如织,知名度更是与日俱增,但馆长廉世明始终保持着冷静的态度,在他看来,厘清合浦古港的历史地位、明确出土文物的历史价值,远比虚浮的名利更加重要。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之后,扬州、泉州、广州、宁波等历史悠久的东方古港都挂上了‘始发港’的称号。然而,这样的说法存在误区,容易误导受众。”廉世明一丝不苟地为采访团梳理了各个古港的历史脉络——汉武帝时期,航海技术有限,船只只能绕北部湾航行,合浦自然成为始发港;两晋时期,技术壁垒被破除,船队可以横跨南海直抵对岸,广州港成为新的枢纽;隋唐时期,扬州借京杭大运河跃升为东方大港;宋元之后,泉州刺桐港才逐渐崛起,续写了中国海丝始发港的辉煌历史。

  几乎与北海同一时期,宁波开启了与海外的“文明对话”。在东汉晚期,舶来品和印度佛教已通过海路传至宁波地区。唐长庆元年(821)明州迁治三江口后,明州成为我国港口与造船最发达的地区之一,跻身于四大名港(广州、扬州、交州)之列。至宋元时期,明州(庆元)港为我国三大国际贸易港之一。

  地处版图西南角落的合浦,为何能在汉代跃升为海丝始发港?廉世明告诉采访团,当时的合浦是中原通往岭南和东南亚的交通枢纽。商队从长安出发,走陆路到南郡(即如今的湖北荆州),此后乘船过长江、过湘江、过灵渠,最终抵达南流江,随后进入北部湾。这条当时最安全、距离最短的出海通道,为汉代对外贸易的兴起和繁荣打开了窗口。

  自博物馆建馆以来,廉世明从未停止过汉墓出土文物的鉴定工作:“想要证明合浦的历史地位和历史价值,文物是最重要的环节。史料查询、材质分析、年代推断缺一不可。”

  《汉书·地理志》明确记载了汉代船队的远航路线和交易物品,提到了“自日南障塞、徐闻、合浦船行可五月”和“市明珠、壁流离、奇石异物”。为了验证史料的真实性,文物部门对合浦汉墓进行抢救性挖掘,出土文物30000多件,其中汉代舶来品超过1300件(套);此后,中国社科院的专业人士对放入博物馆的文物进行系统考证,通过原材料、制作工艺等信息确定产地和流入我国的时间。“一件货真价实的文物,是会说话的。”廉世明说。

  4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北海,称赞北海具有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底蕴,要求北海写好新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新篇章。1天之后,国家文物局主办的“海上丝绸之路保护和申遗工作会议”在广州揭开帷幕,广西壮族自治区文物行政主管部门和北海市政府领导、文物部门负责人均参与其中,共同讨论“海丝”保护和研究的新进展。“习近平总书记的北海之行为申遗工作带来鼓舞、提供动力。八年磨剑之后,传承千年的‘北海史迹’终将走向世界。”北海市申遗办副主任梁彦敏说。

  早在2009年,北海就已启动申遗准备工作。8年间,北海市申遗办持续健全管理机构和法律法规,于2014年出台《北海市海上丝绸之路文化遗产点保护办法》,于2016年编制完成《合浦汉墓群保护总体规划》,加快推进大浪古城遗址、草鞋村遗址保护规划的编制,推动白龙城遗址考古发掘深入进行。

  此外,2012年至2015年,北海联合宁波及广州、福州、扬州、蓬莱、南京、漳州、泉州等城市举办“跨越海洋——中国海上丝绸之路九城市文化遗产精品联展”,将合浦汉代文化博物馆的珍贵藏品推向全国。“在我看来,合格的世界文化遗产必须兼具真实性、悠久性和传承性,北海已初步具备条件。”梁彦敏自信满满地表示,“如果进程顺利,北海将在2019年完成申遗工作,拥有千年历史的合浦古港将续写海上丝绸之路的璀璨篇章。”

  

本文来源:宁波日报 责任编辑:郑勇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