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谋篇布局“五口八国”大枢纽

    2017年07月07日 10:19 中国宁波网
    字号:TT

  本报记者 何英杰 朱宇 张燕

  一场大雪不期而至,帕米尔高原一夜之间银装素裹。海拔4700多米的红其拉甫山口,“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门”在冰峰雪谷间巍然屹立。

 

喀什中西亚国际贸易市场外景。(记者 孙捷 摄)

    红其拉甫,波斯语中的“死亡之谷”,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口岸。从2000多年前开始,这里就是丝绸之路跨越“葱岭”,通向印度、中亚、西亚乃至欧洲的咽喉要塞。

  6月23日,我们站在国境线上,听寒风在耳边呼啸,像千年不绝的商队驼铃。追随张骞、班超、玄奘、马可·波罗这一个个远去的背影,我们知道,越过苍茫群山一路向南,2000多公里外是热风吹拂的阿拉伯海,那里有中国援建的瓜达尔港,那里是中巴经济走廊的另一端。

  几个月前,一支由31辆集卡组成的商贸车队,从我们身边的7号界碑驶过,翻越兴都库什山和喀喇昆仑山,贯穿巴基斯坦,最终抵达瓜达尔港,完成了中巴经济走廊的“全程首航”。

  不过,集卡司机袁利的行程并没有那么漫长。作为新疆新大地实业公司的员工,那天,袁利从喀什出发,载着满满一车水果来到塔什库尔干县。他和其他司机一起,熟门熟路地办好通关手续,又驱车两个多小时到了红其拉甫山口。

  “一共31吨水果,运往巴基斯坦的苏斯特。”袁利告诉我们,现在交通便利,他每周跑一趟巴基斯坦,主要运送服装、鞋帽和小家电等产品。和新疆的水果一样,这些中国商品在巴基斯坦很受欢迎。

  我们发现,这些“受欢迎的中国商品”,有不少来自5000多公里外的宁波。“宁波制造”到了喀什,借助这里“五口通八国、一路连欧亚”的交通和口岸便利,被迅速分拨到南亚、中亚、西亚等市场。

  沿着314国道去红其拉甫,会路过喀什的另一道国门——卡拉苏口岸,那是通往塔吉克斯坦的必经之路。如果去吉尔吉斯斯坦,则要走吐尔尕特口岸……较之地势险峻、高寒缺氧的红其拉甫,这些口岸的过境车流量要大得多,有时候等候通关的中外车辆会排起长队。

  “我们每年有四五千万元的货物,通过喀什口岸出境。”乌鲁木齐富海鑫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责人告诉我们,最近比较多的是余姚、慈溪等地企业生产的吸尘器,主要供应中亚五国市场,很受欢迎。喀什地处中亚和南亚的地理中心,古丝路南道和中道在此交汇。如今,喀什更是连接着东西两个13亿人口的大市场,这让越来越多的宁波企业来喀什进行战略布点。魏宽军也是其中一员,与“富海鑫源”不同,他只做国内物流。

  经过多年经营,魏宽军的宁波兴日物流公司在全国拥有了六大物流基地,新疆是最重要的一个。这家位于镇海的物流企业每个月都有70多车货物发往新疆,是宁波与新疆之间的物流“大户”。

  “去年下半年开始,我们每个月承接500多票货物,从宁波运到喀什,大到钢琴,小到纺织品和小家电,其中一半通过喀什转运至中亚五国。”魏宽军说,物流是经济的“晴雨表”,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他对这里的业务拓展越来越有信心。

  看昨天的喀什,就去至今保存完好的喀什噶尔古城。2000多年前骆驼、马队在集市间穿梭的景象犹在眼前,玉石、歌舞和各类巴扎争相“绽放”,“使者相望于道,商旅不绝于途”的丝路重镇如活化石般生动。

  看今天的喀什,就去中西亚国际贸易市场。这个有着“亚洲最大巴扎”之称的大市场,终日人头攒动,琳琅满目的商品中,除了新疆本地的艾德莱丝绸、喀什土陶等特产,更多的是巴基斯坦的铜器、土耳其的丝巾、吉尔吉斯斯坦的皮制品。

  对于投资者来说,喀什的明天更让人心动:除了现有的喀什机场,莎车机场正在加快建设,帕米尔机场已开始规划……一条条全新的“空中丝路”,带动喀什临空经济即将点火起飞。

  “招商部门经常邀请各地商会前往考察,招商引资的政策也非常优惠,企业如果想在新疆发展,从长远看,喀什绝对是个重要之城。”新疆宁波商会会长陈小莉说。

  “宁波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古港,喀什是丝绸之路上的古城,两地合作源远流长,在‘一带一路’的大格局中,古城古港立足各自优势,放眼全球,再度牵手合作,共建‘一带一路’,前景可期。”喀什地委副秘书长、政研室主任阎旭光说。

本文来源:宁波日报 责任编辑:郑勇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