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财经  >  专题报道
六横岛曾是世界最早自由贸易港
稿源: 宁波晚报   2017-07-07 10:23:56报料热线:81850000

  有一个地方,曾被日本历史学家称为“十六世纪之上海”。

  近500年前,这里声震中外,商船云集、白银滚滚。欧洲的自鸣钟,南洋群岛的胡椒、香料,中国江南的丝绸、棉布,在这里汇集交易,形成世界上最早的自由贸易港,成为私船泊聚交易的宝地。中西方文化在这里交流,西洋艺术、宗教从这里传入中国。这里,曾是“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节点和平台。

  这个地方,就是位于舟山六横岛的双屿港,在古代曾长期归宁波管辖。如今,回忆起双屿港那些尘封的往事,总少不了一丝悲情和遗憾。

 

    久远的传奇

  明朝海禁政策下,兴起一个民间贸易港

  从两宋至明代郑和下西洋,中西方贸易主要依靠海上丝绸之路。明初,尤其是永乐年间,中国对外海上贸易已有一定规模。

  明朝嘉靖初年,日本在对中国的朝贡贸易中获利甚丰,贡船争相来华。嘉靖二年,宁波发生“争贡事件”。嘉靖帝以“倭患起于市舶”,下旨关闭宁波等地市舶司,并严定律例,禁止一切海上贸易。这就是历史上的“海禁”。

  宁波市文物考古所原所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林士民说,古代的市舶司,相当于现在的海关,是管理对外贸易的机关。市舶司一关,官方贸易中断,海内外商人为逃避官府稽查,选择在附近的海岛港湾私下继续互市。双屿港国际贸易市场应运而生。

  双屿港,又名双峙港,为六横岛与佛渡岛之间的港域,因港内的上双峙、下双峙两岛屿而得名。双屿港地处东海之滨,沿海要冲,港域南北相通,东有六横岛,西有佛渡岛,两山对峙;北有梅山、穿山半岛。

  起初,双屿港的贸易船只夏来冬去,规模不算大。到了嘉靖十九年,福建、徽州等地一些海商头目在南洋经商,从马六甲等地引葡萄牙、日本诸国大批海商至双屿港。

  据一些史料记载,在双屿港,做贸易的有3000多人,以葡萄牙人、日本人及浙江闽南沿海一带的人居多,其中葡萄牙人有1200多人。

  那时候的双屿港,繁荣无比,被日本历史学家滕田丰八誉为“十六世纪之上海”。

  葡萄牙人费尔南·门德斯·平托曾在《远游记》中记载,葡萄牙人每年在双屿港交易超过三百万葡币。他们购买中国的丝绸、布匹、粮食、药材、陶瓷器等商品,从葡萄牙则运来金锭、白银、胡椒、檀香、丁香、肉豆蔻、夏布、白棉布等,从其他国家运来的还有倭刀、香料、琥珀、水晶、宝石、象牙等。

  繁华背后的窟窿

  一场血案成为双屿港覆灭的导火索

  双屿港,是十六世纪远东与西方贸易的国际贸易集散地,也是明朝海盗集团的根据地。林士民说,葡萄牙人曾把双屿港当作长期贸易基地。他们在岛上建造了上千座馆舍,以及市政厅、天主教堂、医院等。中国的商人也在这里建造了十余间天妃宫,20余间铁皮屋和木屋。

  在这杂乱的国际贸易自由市场上,各人得利,贸易繁盛。海盗、流氓、政客、武士、浪人也混迹于此,打家劫舍、杀人夺财。

  有一个名叫王直的商人,曾把一大批日本人引到双屿港来做生意。王直是带着武器的商人。他们的到来,搅乱了双屿港表面的平静。葡萄牙人与日本人为了互相争夺地盘,烧杀抢掠,无法无天。后来,王直移居日本平户,使平户成为繁荣的国际贸易港。他在日本自称“徽王”,被日本商界视为东方商人的典范,被尊称为“大明国的儒生”。

  双屿港畸形的繁华并没有持续多久。它的私船泊聚交易,完全替代了官方的“勘合贸易”,令明朝廷丧失了东亚海上贸易的主导权,这是朝廷无法容忍的。一桩血案,最终成了双屿港覆灭的导火索。

  当时的余姚大族谢氏欲赖葡萄牙人和走私海盗的账,并威胁要报官。葡萄牙人和走私海盜难忍恶气,洗劫了谢家,并掠杀谢氏宗族。这桩血案很快惊动了朝野,嘉靖帝大怒,决定用武力剿灭双屿港这股强劲的势力。

  双屿港之战

  20余年的繁华在战火中戛然而止

  嘉靖二十七年(1548),双屿港之战发生。嘉靖帝派遣军事经验丰富的朱纨前往双屿港镇压。朱纨认为双屿港乃“正门庭之寇也,此贼不去,则宁波一带永无安枕之期”。

  朱纨派出36000名精兵、380艘军舰,从海门出发,包围双屿港。趁着风雨晦暗,海雾迷月,实施火攻。5个小时后,双屿港上大部分人毙命,几个主要的海商头目就擒,岛上建筑物全部被毁。

  幸存者费尔南·门德斯·平托在《远游记》里写道:“此次上苍所予可怖之征戒,几亘五小时之久,凶猛之敌人使境内一无所有……金锭、胡椒、檀香、丁香、肉豆荚、肉豆蔻子,以及其他货物,损失二百余万。”

  颠覆双屿港后,因双屿孤悬于大洋之中,难以戍守,朱纨便下令以木石筑塞通往双屿港的南北各水口。这在朱纨的《甓余集》中有记载: “六月二十六日,与刘恩至(备倭指挥)同到双屿,看得北港已筑未完,南港尚未兴筑。”

  朱纨在港中住了三天,亲自指挥填港之事,最后“两港俱完”。从此,热闹20余年的双屿港消失于世。舟楫往来、闹猛繁华,瞬间烟消云散。

  大捷之后的朱纨,因为断了太多人的财路,很快遭到闽浙权贵的围攻和弹劾。他不愿接受接踵而至的侮辱与审判,服毒自杀,临终前留下一句遗言:“纵天子不欲死我,闽浙人必杀我。”

  双屿港是西方在中国第一个居留地

  双屿港覆灭后,葡萄牙人辗转至澳门

  暨南大学港澳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金国平教授,近年来一直从事和双屿港有关的文献考古工作。他认为,双屿港是西方在中国建立的第一个居留地。从双屿港被驱逐的30多个葡萄牙人,避走福建沿海,后又数次被逐,辗转奔走多处,最后在澳门落脚并扎下了根。

  金国平教授说,双屿港不但是世界上最早的自由贸易港,还对澳门和日本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通过双屿港输入日本的葡萄牙人的火炮,直接推动了日本的统一,并使日本进入了现代化。现代日本起源和双屿港有割舍不开的联系。双屿港对世界史、日本史、贸易史都有重要的作用。

  舟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陆深海认为,双屿港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节点和主要平台,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唐末五代。双屿港在东西文化交流方面,创造了多个之最,比如最早接触天主教、最早传入西方音乐、最早传入西方美术等。记者 杨静雅陈也喆孙美星

  ●新闻延伸

  宁波至六横将建一座跨海大桥

  今年年初,浙江省发改委官网公布宁波-舟山港六横公路大桥项目的立项批复,同意实施该大桥工程。宁波-舟山港六横公路大桥建成后,宁波到六横可结束摆渡的历史,通行时间至少缩短1小时。

  新跨海大桥建成后,宁波-舟山港就不再是两个港区,而是一个功能分配合理的大型港区:一方面,宁波可以通过六横,直接拥有深水良港;另一方面,也分担了大型集装箱船对梅山保税港区仓储和物流的压力。

  据浙江省发改委批复函显示,宁波-舟山港六横公路大桥项目总投资176.5亿元,起点为舟山六横岛,接孙干公路,经六横南岙、佛渡岛、北仑梅山岛、春晓开发区、昆亭,项目终点为柴桥,接穿山疏港高速公路。路线全长约31.3公里(舟山段长约16.8公里、宁波段长约14.5公里),其中海域路线长约16公里。

原标题:

编辑: 郑勇任

六横岛曾是世界最早自由贸易港

稿源: 宁波晚报 2017-07-07 10:23:56

  有一个地方,曾被日本历史学家称为“十六世纪之上海”。

  近500年前,这里声震中外,商船云集、白银滚滚。欧洲的自鸣钟,南洋群岛的胡椒、香料,中国江南的丝绸、棉布,在这里汇集交易,形成世界上最早的自由贸易港,成为私船泊聚交易的宝地。中西方文化在这里交流,西洋艺术、宗教从这里传入中国。这里,曾是“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节点和平台。

  这个地方,就是位于舟山六横岛的双屿港,在古代曾长期归宁波管辖。如今,回忆起双屿港那些尘封的往事,总少不了一丝悲情和遗憾。

 

    久远的传奇

  明朝海禁政策下,兴起一个民间贸易港

  从两宋至明代郑和下西洋,中西方贸易主要依靠海上丝绸之路。明初,尤其是永乐年间,中国对外海上贸易已有一定规模。

  明朝嘉靖初年,日本在对中国的朝贡贸易中获利甚丰,贡船争相来华。嘉靖二年,宁波发生“争贡事件”。嘉靖帝以“倭患起于市舶”,下旨关闭宁波等地市舶司,并严定律例,禁止一切海上贸易。这就是历史上的“海禁”。

  宁波市文物考古所原所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林士民说,古代的市舶司,相当于现在的海关,是管理对外贸易的机关。市舶司一关,官方贸易中断,海内外商人为逃避官府稽查,选择在附近的海岛港湾私下继续互市。双屿港国际贸易市场应运而生。

  双屿港,又名双峙港,为六横岛与佛渡岛之间的港域,因港内的上双峙、下双峙两岛屿而得名。双屿港地处东海之滨,沿海要冲,港域南北相通,东有六横岛,西有佛渡岛,两山对峙;北有梅山、穿山半岛。

  起初,双屿港的贸易船只夏来冬去,规模不算大。到了嘉靖十九年,福建、徽州等地一些海商头目在南洋经商,从马六甲等地引葡萄牙、日本诸国大批海商至双屿港。

  据一些史料记载,在双屿港,做贸易的有3000多人,以葡萄牙人、日本人及浙江闽南沿海一带的人居多,其中葡萄牙人有1200多人。

  那时候的双屿港,繁荣无比,被日本历史学家滕田丰八誉为“十六世纪之上海”。

  葡萄牙人费尔南·门德斯·平托曾在《远游记》中记载,葡萄牙人每年在双屿港交易超过三百万葡币。他们购买中国的丝绸、布匹、粮食、药材、陶瓷器等商品,从葡萄牙则运来金锭、白银、胡椒、檀香、丁香、肉豆蔻、夏布、白棉布等,从其他国家运来的还有倭刀、香料、琥珀、水晶、宝石、象牙等。

  繁华背后的窟窿

  一场血案成为双屿港覆灭的导火索

  双屿港,是十六世纪远东与西方贸易的国际贸易集散地,也是明朝海盗集团的根据地。林士民说,葡萄牙人曾把双屿港当作长期贸易基地。他们在岛上建造了上千座馆舍,以及市政厅、天主教堂、医院等。中国的商人也在这里建造了十余间天妃宫,20余间铁皮屋和木屋。

  在这杂乱的国际贸易自由市场上,各人得利,贸易繁盛。海盗、流氓、政客、武士、浪人也混迹于此,打家劫舍、杀人夺财。

  有一个名叫王直的商人,曾把一大批日本人引到双屿港来做生意。王直是带着武器的商人。他们的到来,搅乱了双屿港表面的平静。葡萄牙人与日本人为了互相争夺地盘,烧杀抢掠,无法无天。后来,王直移居日本平户,使平户成为繁荣的国际贸易港。他在日本自称“徽王”,被日本商界视为东方商人的典范,被尊称为“大明国的儒生”。

  双屿港畸形的繁华并没有持续多久。它的私船泊聚交易,完全替代了官方的“勘合贸易”,令明朝廷丧失了东亚海上贸易的主导权,这是朝廷无法容忍的。一桩血案,最终成了双屿港覆灭的导火索。

  当时的余姚大族谢氏欲赖葡萄牙人和走私海盗的账,并威胁要报官。葡萄牙人和走私海盜难忍恶气,洗劫了谢家,并掠杀谢氏宗族。这桩血案很快惊动了朝野,嘉靖帝大怒,决定用武力剿灭双屿港这股强劲的势力。

  双屿港之战

  20余年的繁华在战火中戛然而止

  嘉靖二十七年(1548),双屿港之战发生。嘉靖帝派遣军事经验丰富的朱纨前往双屿港镇压。朱纨认为双屿港乃“正门庭之寇也,此贼不去,则宁波一带永无安枕之期”。

  朱纨派出36000名精兵、380艘军舰,从海门出发,包围双屿港。趁着风雨晦暗,海雾迷月,实施火攻。5个小时后,双屿港上大部分人毙命,几个主要的海商头目就擒,岛上建筑物全部被毁。

  幸存者费尔南·门德斯·平托在《远游记》里写道:“此次上苍所予可怖之征戒,几亘五小时之久,凶猛之敌人使境内一无所有……金锭、胡椒、檀香、丁香、肉豆荚、肉豆蔻子,以及其他货物,损失二百余万。”

  颠覆双屿港后,因双屿孤悬于大洋之中,难以戍守,朱纨便下令以木石筑塞通往双屿港的南北各水口。这在朱纨的《甓余集》中有记载: “六月二十六日,与刘恩至(备倭指挥)同到双屿,看得北港已筑未完,南港尚未兴筑。”

  朱纨在港中住了三天,亲自指挥填港之事,最后“两港俱完”。从此,热闹20余年的双屿港消失于世。舟楫往来、闹猛繁华,瞬间烟消云散。

  大捷之后的朱纨,因为断了太多人的财路,很快遭到闽浙权贵的围攻和弹劾。他不愿接受接踵而至的侮辱与审判,服毒自杀,临终前留下一句遗言:“纵天子不欲死我,闽浙人必杀我。”

  双屿港是西方在中国第一个居留地

  双屿港覆灭后,葡萄牙人辗转至澳门

  暨南大学港澳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金国平教授,近年来一直从事和双屿港有关的文献考古工作。他认为,双屿港是西方在中国建立的第一个居留地。从双屿港被驱逐的30多个葡萄牙人,避走福建沿海,后又数次被逐,辗转奔走多处,最后在澳门落脚并扎下了根。

  金国平教授说,双屿港不但是世界上最早的自由贸易港,还对澳门和日本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通过双屿港输入日本的葡萄牙人的火炮,直接推动了日本的统一,并使日本进入了现代化。现代日本起源和双屿港有割舍不开的联系。双屿港对世界史、日本史、贸易史都有重要的作用。

  舟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陆深海认为,双屿港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节点和主要平台,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唐末五代。双屿港在东西文化交流方面,创造了多个之最,比如最早接触天主教、最早传入西方音乐、最早传入西方美术等。记者 杨静雅陈也喆孙美星

  ●新闻延伸

  宁波至六横将建一座跨海大桥

  今年年初,浙江省发改委官网公布宁波-舟山港六横公路大桥项目的立项批复,同意实施该大桥工程。宁波-舟山港六横公路大桥建成后,宁波到六横可结束摆渡的历史,通行时间至少缩短1小时。

  新跨海大桥建成后,宁波-舟山港就不再是两个港区,而是一个功能分配合理的大型港区:一方面,宁波可以通过六横,直接拥有深水良港;另一方面,也分担了大型集装箱船对梅山保税港区仓储和物流的压力。

  据浙江省发改委批复函显示,宁波-舟山港六横公路大桥项目总投资176.5亿元,起点为舟山六横岛,接孙干公路,经六横南岙、佛渡岛、北仑梅山岛、春晓开发区、昆亭,项目终点为柴桥,接穿山疏港高速公路。路线全长约31.3公里(舟山段长约16.8公里、宁波段长约14.5公里),其中海域路线长约16公里。

原标题:

编辑: 郑勇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