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财经  >  深一度
宁波如何做好海上丝路桥头堡?
稿源: 东南商报   2017-07-12 09:35:40 报料热线:81850000

  6月刚于宁波闭幕的中东欧博览会为宁波与中东欧16国及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搭建了高效的合作平台。7月宁波又迎来了中国航海日,为宁波构建港口经济圈、打造国际港口名城、做好海丝之路桥头堡创造了全新的机遇。

  在昨天的中国航海日主论坛上,来自交通运输部、国家海洋局、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等部门、机构的重量级嘉宾也围绕“创新”为宁波如何“扬帆丝路”展开了讨论。

  新构想用港口串起沪杭甬大湾区

  宁波因海而生、因港而兴,这座“16世纪亚洲最大自由贸易港”在今天更是成了世界第一大港。去年宁波—舟山港货物吞吐量达9.2亿吨,继续位居全球第一;集装箱吞吐量达2156.1万标箱,居世界第4位。目前,宁波—舟山港拥有集装箱航线232条,其中远洋干线111条,与世界上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600多个港口建立了通航关系。

  那么,如何继续发挥与扩大宁波的港口优势呢?交通运输部副部长何建中提出,关键在于优化运输组织。“宁波要深化铁水联运发展,积极发展以港口为枢纽的联运业务,畅通国际陆水联运通道。优化江海运输组织,加快推进江海联运、江海直达、干支直达运输,提高中转比重,降低物流成本,实现无缝对接,为更深层次的互联互通创造基础条件。”

  据了解,宁波是国内最早启动多式联运体系建设的城市,具有公、铁、水、空、管多种运输方式。特别是在海铁联运领域,宁波舟山港目前已开通海铁联运城市26个,内陆无水港13家,正常运行班列线路10条,实际从事海铁联运业务的企业已超过200家。今年1月至5月,宁波舟山港集装箱海铁联运累计完成14.83万标箱,同比增长86.5%,增幅在国内6条海铁联运示范通道中居于首位。

  “数据显示,去年宁波舟山港集装箱海铁联运占比为1.2%,该数据远低于欧美国家和日韩等国20%至40%的水平,但这也意味着潜力巨大。”宁波海关相关负责人表示。

  会上,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郑新立提出了一个战略性的构想:通过杭州湾沿线的港口运输形成物流枢纽,把长江经济带通过长江口、钱塘江口联系起来,构建一个世界上最大的湾区——沪杭甬大湾区。

  “如此一来,宁波就可以真正做到‘买全球、卖全球’。”郑新立说,根据国务院批复的《浙江舟山群岛新区发展规划》,我们正在建设一个联接上海、宁波快速便捷的陆岛交通体系,就是环杭州湾东方大通道,我把它称作第二大通道。加上以港口、海域构成的水上大通道,宁波将有望成为中国迈向环太平洋经济圈的桥头堡。

  新服务用大数据改变国际贸易

  “宁波舟山港已经连续多年实现吞吐量世界第一,但是我觉得它还是停留在第三代港口阶段,仅仅是一个专业码头。如果要成为第四代、第五代港口,就要发展服务业,不仅能提供货物运输、装卸等传统业务,还要提供信息化的高端服务,如纽约港、伦敦港的货物吞吐量远不及我们,但通过高端的服务,他们每年的盈利却超过上海港、超过舟山港。”郑新立说。

  “我们要用大数据和云计算来创造一种新的航海模式,提升我们中国航海领域的竞争力。”工信部信息通信经济专家委员会秘书长陈金桥表示。

  事实上,宁波也正朝着这个方向迈进,今年5月10日,国家发改委和宁波市政府在北京联合发布了海上丝路贸易指数(STI),并列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成果。该指数是一套月度发布的贸易发展指数体系,由进出口贸易指数、出口贸易指数和进口贸易指数构成,并按照总体、分区域、分运输货类等不同维度,来反映中国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重要国家间的经贸发展水平,以及中国与海上丝路相关区域的贸易发展变化趋势。

  宁波航运交易所副总经理冯扬文说,该指数能够为外贸企业判断市场走向提供科学决策依据,比如哪些国家喜欢什么产品,哪些产品在哪个时间段畅销等。

  记者 乐骁立

  实习生吕梦桢傅天力

  通讯员俞明霞宋 兵

原标题:

编辑: 郑勇任

宁波如何做好海上丝路桥头堡?

稿源: 东南商报 2017-07-12 09:35:40

  6月刚于宁波闭幕的中东欧博览会为宁波与中东欧16国及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搭建了高效的合作平台。7月宁波又迎来了中国航海日,为宁波构建港口经济圈、打造国际港口名城、做好海丝之路桥头堡创造了全新的机遇。

  在昨天的中国航海日主论坛上,来自交通运输部、国家海洋局、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等部门、机构的重量级嘉宾也围绕“创新”为宁波如何“扬帆丝路”展开了讨论。

  新构想用港口串起沪杭甬大湾区

  宁波因海而生、因港而兴,这座“16世纪亚洲最大自由贸易港”在今天更是成了世界第一大港。去年宁波—舟山港货物吞吐量达9.2亿吨,继续位居全球第一;集装箱吞吐量达2156.1万标箱,居世界第4位。目前,宁波—舟山港拥有集装箱航线232条,其中远洋干线111条,与世界上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600多个港口建立了通航关系。

  那么,如何继续发挥与扩大宁波的港口优势呢?交通运输部副部长何建中提出,关键在于优化运输组织。“宁波要深化铁水联运发展,积极发展以港口为枢纽的联运业务,畅通国际陆水联运通道。优化江海运输组织,加快推进江海联运、江海直达、干支直达运输,提高中转比重,降低物流成本,实现无缝对接,为更深层次的互联互通创造基础条件。”

  据了解,宁波是国内最早启动多式联运体系建设的城市,具有公、铁、水、空、管多种运输方式。特别是在海铁联运领域,宁波舟山港目前已开通海铁联运城市26个,内陆无水港13家,正常运行班列线路10条,实际从事海铁联运业务的企业已超过200家。今年1月至5月,宁波舟山港集装箱海铁联运累计完成14.83万标箱,同比增长86.5%,增幅在国内6条海铁联运示范通道中居于首位。

  “数据显示,去年宁波舟山港集装箱海铁联运占比为1.2%,该数据远低于欧美国家和日韩等国20%至40%的水平,但这也意味着潜力巨大。”宁波海关相关负责人表示。

  会上,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郑新立提出了一个战略性的构想:通过杭州湾沿线的港口运输形成物流枢纽,把长江经济带通过长江口、钱塘江口联系起来,构建一个世界上最大的湾区——沪杭甬大湾区。

  “如此一来,宁波就可以真正做到‘买全球、卖全球’。”郑新立说,根据国务院批复的《浙江舟山群岛新区发展规划》,我们正在建设一个联接上海、宁波快速便捷的陆岛交通体系,就是环杭州湾东方大通道,我把它称作第二大通道。加上以港口、海域构成的水上大通道,宁波将有望成为中国迈向环太平洋经济圈的桥头堡。

  新服务用大数据改变国际贸易

  “宁波舟山港已经连续多年实现吞吐量世界第一,但是我觉得它还是停留在第三代港口阶段,仅仅是一个专业码头。如果要成为第四代、第五代港口,就要发展服务业,不仅能提供货物运输、装卸等传统业务,还要提供信息化的高端服务,如纽约港、伦敦港的货物吞吐量远不及我们,但通过高端的服务,他们每年的盈利却超过上海港、超过舟山港。”郑新立说。

  “我们要用大数据和云计算来创造一种新的航海模式,提升我们中国航海领域的竞争力。”工信部信息通信经济专家委员会秘书长陈金桥表示。

  事实上,宁波也正朝着这个方向迈进,今年5月10日,国家发改委和宁波市政府在北京联合发布了海上丝路贸易指数(STI),并列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成果。该指数是一套月度发布的贸易发展指数体系,由进出口贸易指数、出口贸易指数和进口贸易指数构成,并按照总体、分区域、分运输货类等不同维度,来反映中国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重要国家间的经贸发展水平,以及中国与海上丝路相关区域的贸易发展变化趋势。

  宁波航运交易所副总经理冯扬文说,该指数能够为外贸企业判断市场走向提供科学决策依据,比如哪些国家喜欢什么产品,哪些产品在哪个时间段畅销等。

  记者 乐骁立

  实习生吕梦桢傅天力

  通讯员俞明霞宋 兵

原标题:

编辑: 郑勇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