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财经  >  深一度
视点 宁波如何掘金“蓝色经济”?
稿源: 东南商报   2017-07-13 10:28:19 报料热线:81850000

  今年6月,宁波从13个沿海申报城市中脱颖而出,跻身“十三五”国家海洋经济创新发展示范城市行列。因海而生的宁波如何挖潜海洋经济?如何为全国沿海城市做榜样?昨天在梅山举行的宁波国际海洋新兴产业论坛上,来自国家海洋局、宁波海洋研究院等机关、高校的业内大咖向宁波献上了自己的“锦囊妙计”。

  从食品升级为药品,收益呈几何级增长

  提起家门前的东海,大多数宁波人的第一反应是美味的海鲜。诚然,海洋渔业与海洋食品加工业的确是过去的20年间我市海洋生物产业的重点。但这种“吃”的模式显然无法撑起“十三五”国家海洋经济创新发展示范城市的“金字招牌”。

  宁波大学副校长、宁波海洋研究院院长严小军作为国家发改委海洋生物芯片分中心主任、全国海洋生物领域的顶尖科学家,在会上展示了现代海洋生物开发的全新蓝图。他为宁波海洋生物产业发展指出了一条路径——从水产品加工向保健品、功能食品、化妆品发展,并逐步进入药品领域。

  “金枪鱼,我们最早拿来做罐头,后来提取鱼油做胶囊保健品,而日本科学家从金枪鱼的鱼骨、鱼肉中提取了一种名为鹅肌肽的元素,成功合成可被人体吸收的药物,达到了有效防氧化、抗衰老的功能,并能治疗痛风,风靡全球。”他举例道,“而其产值与利润也得到了几何倍数的增长。”

  目前,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在保健品、药品行业已经形成了上千亿元的产业规模,有了成熟的市场机制。因此。严小军建议,目前宁波企业可以先瞄准已经成熟的产品进行研发制造,占领国内市场,随后向创新领域进发。

  在现场,严小军为宁波有意愿进入高端海洋生物产业的企业家们列举了9种具有极高商用价值海洋活性藻元素。如我们常常在奶粉广告中听见的DHA(二十二碳六烯酸,俗称脑黄金),可以从裂壶藻中提取,能有效保护大脑、视网膜、预防老年痴呆;再如PE藻红蛋白,能在特定光波下发光,作为医疗检测中的荧光剂试剂,目前市场价高达每毫克1000元;还有红藻糖苷(Floridoside),我们日常吃的紫菜中就能提取,能够加快血液循环。

  “目前,宁波不少企业已经进入这个领域,下一步我打算成立海洋生物多肽智能制造研发中心,促进产学研的加速融合,为宁波企业发展海洋生物产业提供助力。”

  海洋材料、海洋装备在宁波不断发展

  除了海洋生物领域,目前宁波在海洋材料应用、海洋高端装备制造领域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

  中科院宁波材料所的刘兆平博士团队目前将石墨烯材料有效应用到了海洋防腐领域。“将石墨烯与有机涂料按特殊配方融合后,制成防腐辅料,能够耐盐防腐,还能抵抗微生物的附着,我们国家的舰船表面、南方沿海地区的高压线塔、海岛油气储藏基地的油罐、海底线缆表面涂上这种涂料,可大大提高防腐性。”刘兆平介绍。

  宁波造船企业也正抢抓绿色航运机遇,大力研发新能源船舶。今年3月13日我国自主设计建造的第一艘3万立方米双燃料LNG运输船在象山下水,而它正是出自甬企新乐造船厂。

  据了解,2016年,全市海洋经济增加值达到1337亿元,占地区生产总值的15.8%,成为拉动全市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海洋第一、第二、第三产业增加值比例结构为8:45:47,呈现“三、二、一”发展格局,并初步形成了具有区域特色的三大产业发展优势,培育出一批行业的龙头企业——以东方电缆、欧佩亚等为代表的海洋高端装备企业,以墨西科技、裕隆化工等为代表的海洋新材料企业,以美康生物、今日食品为代表的海洋生物企业,已在国内外市场具有较强竞争力。

  而宁波新材料科技城、宁波(海洋)生物产业园和宁波国际海洋生态科技城三大涉海新兴产业园区(其中梅山已获批国家科技兴海产业示范基地)的加速建设,正不断提高我市的海洋科技创新能力。

  根据刚刚获得国家海洋局和财政部批复的《宁波市国家海洋经济创新发展示范城市总体实施方案》,至2020年,全市海洋经济生产总值达1900亿元,年均增速保持在8.5%,占全市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16.5%左右。

  国家海洋局科学技术司司长曲探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宁波发展海洋经济必须立足于技术创新,而技术创新的关键在于引进人才。“我认为引才的关键不是非要人才住在宁波,而是能够把人才的智力资源嫁接到宁波,做到‘不为我所有,但为我所用’。宁波拥有良好的海洋经济基础,又是‘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城市,一定能为全国海洋经济的发展起到示范作用。”

  记者乐骁立王婧

原标题:

编辑: 郑勇任

视点 宁波如何掘金“蓝色经济”?

稿源: 东南商报 2017-07-13 10:28:19

  今年6月,宁波从13个沿海申报城市中脱颖而出,跻身“十三五”国家海洋经济创新发展示范城市行列。因海而生的宁波如何挖潜海洋经济?如何为全国沿海城市做榜样?昨天在梅山举行的宁波国际海洋新兴产业论坛上,来自国家海洋局、宁波海洋研究院等机关、高校的业内大咖向宁波献上了自己的“锦囊妙计”。

  从食品升级为药品,收益呈几何级增长

  提起家门前的东海,大多数宁波人的第一反应是美味的海鲜。诚然,海洋渔业与海洋食品加工业的确是过去的20年间我市海洋生物产业的重点。但这种“吃”的模式显然无法撑起“十三五”国家海洋经济创新发展示范城市的“金字招牌”。

  宁波大学副校长、宁波海洋研究院院长严小军作为国家发改委海洋生物芯片分中心主任、全国海洋生物领域的顶尖科学家,在会上展示了现代海洋生物开发的全新蓝图。他为宁波海洋生物产业发展指出了一条路径——从水产品加工向保健品、功能食品、化妆品发展,并逐步进入药品领域。

  “金枪鱼,我们最早拿来做罐头,后来提取鱼油做胶囊保健品,而日本科学家从金枪鱼的鱼骨、鱼肉中提取了一种名为鹅肌肽的元素,成功合成可被人体吸收的药物,达到了有效防氧化、抗衰老的功能,并能治疗痛风,风靡全球。”他举例道,“而其产值与利润也得到了几何倍数的增长。”

  目前,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在保健品、药品行业已经形成了上千亿元的产业规模,有了成熟的市场机制。因此。严小军建议,目前宁波企业可以先瞄准已经成熟的产品进行研发制造,占领国内市场,随后向创新领域进发。

  在现场,严小军为宁波有意愿进入高端海洋生物产业的企业家们列举了9种具有极高商用价值海洋活性藻元素。如我们常常在奶粉广告中听见的DHA(二十二碳六烯酸,俗称脑黄金),可以从裂壶藻中提取,能有效保护大脑、视网膜、预防老年痴呆;再如PE藻红蛋白,能在特定光波下发光,作为医疗检测中的荧光剂试剂,目前市场价高达每毫克1000元;还有红藻糖苷(Floridoside),我们日常吃的紫菜中就能提取,能够加快血液循环。

  “目前,宁波不少企业已经进入这个领域,下一步我打算成立海洋生物多肽智能制造研发中心,促进产学研的加速融合,为宁波企业发展海洋生物产业提供助力。”

  海洋材料、海洋装备在宁波不断发展

  除了海洋生物领域,目前宁波在海洋材料应用、海洋高端装备制造领域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

  中科院宁波材料所的刘兆平博士团队目前将石墨烯材料有效应用到了海洋防腐领域。“将石墨烯与有机涂料按特殊配方融合后,制成防腐辅料,能够耐盐防腐,还能抵抗微生物的附着,我们国家的舰船表面、南方沿海地区的高压线塔、海岛油气储藏基地的油罐、海底线缆表面涂上这种涂料,可大大提高防腐性。”刘兆平介绍。

  宁波造船企业也正抢抓绿色航运机遇,大力研发新能源船舶。今年3月13日我国自主设计建造的第一艘3万立方米双燃料LNG运输船在象山下水,而它正是出自甬企新乐造船厂。

  据了解,2016年,全市海洋经济增加值达到1337亿元,占地区生产总值的15.8%,成为拉动全市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海洋第一、第二、第三产业增加值比例结构为8:45:47,呈现“三、二、一”发展格局,并初步形成了具有区域特色的三大产业发展优势,培育出一批行业的龙头企业——以东方电缆、欧佩亚等为代表的海洋高端装备企业,以墨西科技、裕隆化工等为代表的海洋新材料企业,以美康生物、今日食品为代表的海洋生物企业,已在国内外市场具有较强竞争力。

  而宁波新材料科技城、宁波(海洋)生物产业园和宁波国际海洋生态科技城三大涉海新兴产业园区(其中梅山已获批国家科技兴海产业示范基地)的加速建设,正不断提高我市的海洋科技创新能力。

  根据刚刚获得国家海洋局和财政部批复的《宁波市国家海洋经济创新发展示范城市总体实施方案》,至2020年,全市海洋经济生产总值达1900亿元,年均增速保持在8.5%,占全市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16.5%左右。

  国家海洋局科学技术司司长曲探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宁波发展海洋经济必须立足于技术创新,而技术创新的关键在于引进人才。“我认为引才的关键不是非要人才住在宁波,而是能够把人才的智力资源嫁接到宁波,做到‘不为我所有,但为我所用’。宁波拥有良好的海洋经济基础,又是‘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城市,一定能为全国海洋经济的发展起到示范作用。”

  记者乐骁立王婧

原标题:

编辑: 郑勇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