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财经  >  专题报道
科伦坡:“蓝色飘带”串起合作共赢链
稿源: 宁波日报   2017-07-21 10:59:54 报料热线:81850000

  本报记者冯瑄沈严

  印度洋的风,温热中透着一丝粗犷。

  集装箱船从宁波舟山港出发,穿越太平洋、印度洋,经过12天航行,于当地时间昨天下午4时多停靠斯里兰卡科伦坡港码头。北京时间晚7时,远在宁波的王霄峰点开船公司网站获悉,货已顺利抵港。

  “斯里兰卡是印度洋的‘咽喉’,非常适合做中转业务。”两年前,宁波达源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王霄峰将眼光瞄向斯里兰卡。如今一个月有数百个集装箱,装满慈溪白色小家电、义乌小商品以及各类纺织品,从宁波出发运往斯里兰卡,其中三成集装箱将在那里中转,再运往欧洲市场。

  地处印度洋中心的斯里兰卡,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是中国通往中东和非洲国家的必经之地。自西汉起,斯里兰卡对中国而言就不再陌生。走进斯里兰卡国家博物馆,里面珍藏着“布施锡兰山佛寺碑”,上面刻的是郑和下西洋船队布施的物品清单,包括金银钱、古铜香炉、花瓶、蜡烛等。

  在科伦坡以南的古堡加勒,沿着长长的防洪道前行,不远处印度洋海水蓝得深邃,波涛拍打着伸向海中的旗岩。我们寻一处庇荫角落坐下,海天一色的景色让人坠入油画般的沉醉。600多年前,郑和率领浩荡的船队下西洋,就是从加勒登陆,开启锡兰之旅的。

  郑和的到访,使得锡兰国与古代中国共同迈入经贸往来的“黄金时代”。600多年后的今天,位于斯里兰卡西南沿海的首都科伦坡,已成为印度洋的重要港口和世界著名海港。早在2009年,科伦坡便与5000多公里外的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之一宁波建立了港口间的友好合作关系。

  “去年科伦坡港的集装箱吞吐量达到573.4万标箱,其中来自宁波舟山港的集装箱量为10.9万标箱,比上年增长了16.6%。”斯里兰卡港口管理局技术总工程师Chandrarathna告诉我们,“科伦坡港的集装箱中转业务量约占75%,这些集装箱大多是从科伦坡港中转,运往阿拉伯国家和欧洲、非洲等地。”

  当前,科伦坡港口的运营呈“三分天下”之势:即斯里兰卡港口管理局、中国招商局集团和印度一家企业。“我们的集装箱码头中转效率高,更多的大吨位船舶愿意在此靠泊。”中国招商局集团斯里兰卡集装箱码头项目行政总经理郑曙军所说的“中转效率高”,在Chandrarathna看来,正是今年5月他在宁波职业技术学院港口班培训和在宁波舟山港参观时的最大感受——“宁波舟山港先进的龙门吊‘油改电’、港口高低压岸电推广,最值得斯里兰卡学习和借鉴。”

  宁波舟山港和科伦坡港都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是世界少有的深水良港。宁波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院长助理殷军杰建议:“未来两地应进一步加强港口间的合作,诸如建立共同发展互利共赢的合作机制、开展国际集装箱中转运输合作、提升双方港口经营管理能力和加强双方人才培训交流等。”

  港口间的频繁互动势必带来两地经贸往来的繁荣。“850万元鱼罐头”“480万元水表”“327万元科教用品”“421万元纺织辅料”……从宁波海关提供的一份今年以来出口斯里兰卡的业务清单上可以看出,越来越多的宁波外贸企业将目光转向印度洋上的这个岛国。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宁波制造的水表已经覆盖斯里兰卡超过八成的市场。“每年有20多万只的出口量。”让宁波东海集团有限公司外贸部部长张俊伟更为自豪的是,东海集团不仅成为斯里兰卡水务局的重要供货商,还是在斯里兰卡率先试点智能水表的中国企业。与张俊伟感同身受的还有萌恒工贸的马经理,如今萌恒每年在斯里兰卡的服装辅料出口额超过100万美元。

  “茶叶、香料、蓝宝石、工程类服务外包……斯里兰卡市场发展潜力很大,我们非常看好。”两周前,市贸促会组团出访斯里兰卡,并与当地一家法律服务所签订合作协议。副会长黄萍说,这意味着“今后宁波企业到斯里兰卡创业有了法律保障”。

  采访中,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中国元素和中国面孔出现在科伦坡的大街小巷。

  “斯里兰卡商机无限,排在第一的就是旅游业。”斯里兰卡浙江商会会长、中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KRRISH广场项目总工孔涛涛说,如今每年到斯里兰卡旅游的中国人有20多万人次,并呈逐年增多之势。正是看中了这点,今年中天集团正式开建在斯里兰卡的“THE ONE”项目,这个“酒店+住宅”项目建成后将成为“斯里兰卡最高楼”。

  “不同于东南亚热门的旅游国家,斯里兰卡的旅游业犹如一片待开发的处女地,前景广阔。”寰宇(兰卡)旅行服务有限公司是首家在斯里兰卡成立的中国旅游企业,且是一家宁波企业,总经理程翠琴表示,公司成立三年来,每年接待中国游客上万人次。

  除了旅游业,宁波不少高校也纷纷抢占“一带一路”教育发展先机。“今年8月,我们学校在斯里兰卡的20人境外培训班要开班了。”宁波职业技术学院援外培训教师王萌萌与同事刚刚结束在斯里兰卡的可行性调研。该校与斯里兰卡相关院校达成了合作办校的意向。

  当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这条“蓝色飘带”,从太平洋西海岸出发,跨越印度洋,它串起的不仅是宁波科伦坡共同走向深蓝的梦想,更是两地经略海洋,实现合作共赢的伟大构想。

原标题:

编辑: 郑勇任

科伦坡:“蓝色飘带”串起合作共赢链

稿源: 宁波日报 2017-07-21 10:59:54

  本报记者冯瑄沈严

  印度洋的风,温热中透着一丝粗犷。

  集装箱船从宁波舟山港出发,穿越太平洋、印度洋,经过12天航行,于当地时间昨天下午4时多停靠斯里兰卡科伦坡港码头。北京时间晚7时,远在宁波的王霄峰点开船公司网站获悉,货已顺利抵港。

  “斯里兰卡是印度洋的‘咽喉’,非常适合做中转业务。”两年前,宁波达源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王霄峰将眼光瞄向斯里兰卡。如今一个月有数百个集装箱,装满慈溪白色小家电、义乌小商品以及各类纺织品,从宁波出发运往斯里兰卡,其中三成集装箱将在那里中转,再运往欧洲市场。

  地处印度洋中心的斯里兰卡,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是中国通往中东和非洲国家的必经之地。自西汉起,斯里兰卡对中国而言就不再陌生。走进斯里兰卡国家博物馆,里面珍藏着“布施锡兰山佛寺碑”,上面刻的是郑和下西洋船队布施的物品清单,包括金银钱、古铜香炉、花瓶、蜡烛等。

  在科伦坡以南的古堡加勒,沿着长长的防洪道前行,不远处印度洋海水蓝得深邃,波涛拍打着伸向海中的旗岩。我们寻一处庇荫角落坐下,海天一色的景色让人坠入油画般的沉醉。600多年前,郑和率领浩荡的船队下西洋,就是从加勒登陆,开启锡兰之旅的。

  郑和的到访,使得锡兰国与古代中国共同迈入经贸往来的“黄金时代”。600多年后的今天,位于斯里兰卡西南沿海的首都科伦坡,已成为印度洋的重要港口和世界著名海港。早在2009年,科伦坡便与5000多公里外的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之一宁波建立了港口间的友好合作关系。

  “去年科伦坡港的集装箱吞吐量达到573.4万标箱,其中来自宁波舟山港的集装箱量为10.9万标箱,比上年增长了16.6%。”斯里兰卡港口管理局技术总工程师Chandrarathna告诉我们,“科伦坡港的集装箱中转业务量约占75%,这些集装箱大多是从科伦坡港中转,运往阿拉伯国家和欧洲、非洲等地。”

  当前,科伦坡港口的运营呈“三分天下”之势:即斯里兰卡港口管理局、中国招商局集团和印度一家企业。“我们的集装箱码头中转效率高,更多的大吨位船舶愿意在此靠泊。”中国招商局集团斯里兰卡集装箱码头项目行政总经理郑曙军所说的“中转效率高”,在Chandrarathna看来,正是今年5月他在宁波职业技术学院港口班培训和在宁波舟山港参观时的最大感受——“宁波舟山港先进的龙门吊‘油改电’、港口高低压岸电推广,最值得斯里兰卡学习和借鉴。”

  宁波舟山港和科伦坡港都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是世界少有的深水良港。宁波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院长助理殷军杰建议:“未来两地应进一步加强港口间的合作,诸如建立共同发展互利共赢的合作机制、开展国际集装箱中转运输合作、提升双方港口经营管理能力和加强双方人才培训交流等。”

  港口间的频繁互动势必带来两地经贸往来的繁荣。“850万元鱼罐头”“480万元水表”“327万元科教用品”“421万元纺织辅料”……从宁波海关提供的一份今年以来出口斯里兰卡的业务清单上可以看出,越来越多的宁波外贸企业将目光转向印度洋上的这个岛国。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宁波制造的水表已经覆盖斯里兰卡超过八成的市场。“每年有20多万只的出口量。”让宁波东海集团有限公司外贸部部长张俊伟更为自豪的是,东海集团不仅成为斯里兰卡水务局的重要供货商,还是在斯里兰卡率先试点智能水表的中国企业。与张俊伟感同身受的还有萌恒工贸的马经理,如今萌恒每年在斯里兰卡的服装辅料出口额超过100万美元。

  “茶叶、香料、蓝宝石、工程类服务外包……斯里兰卡市场发展潜力很大,我们非常看好。”两周前,市贸促会组团出访斯里兰卡,并与当地一家法律服务所签订合作协议。副会长黄萍说,这意味着“今后宁波企业到斯里兰卡创业有了法律保障”。

  采访中,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中国元素和中国面孔出现在科伦坡的大街小巷。

  “斯里兰卡商机无限,排在第一的就是旅游业。”斯里兰卡浙江商会会长、中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KRRISH广场项目总工孔涛涛说,如今每年到斯里兰卡旅游的中国人有20多万人次,并呈逐年增多之势。正是看中了这点,今年中天集团正式开建在斯里兰卡的“THE ONE”项目,这个“酒店+住宅”项目建成后将成为“斯里兰卡最高楼”。

  “不同于东南亚热门的旅游国家,斯里兰卡的旅游业犹如一片待开发的处女地,前景广阔。”寰宇(兰卡)旅行服务有限公司是首家在斯里兰卡成立的中国旅游企业,且是一家宁波企业,总经理程翠琴表示,公司成立三年来,每年接待中国游客上万人次。

  除了旅游业,宁波不少高校也纷纷抢占“一带一路”教育发展先机。“今年8月,我们学校在斯里兰卡的20人境外培训班要开班了。”宁波职业技术学院援外培训教师王萌萌与同事刚刚结束在斯里兰卡的可行性调研。该校与斯里兰卡相关院校达成了合作办校的意向。

  当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这条“蓝色飘带”,从太平洋西海岸出发,跨越印度洋,它串起的不仅是宁波科伦坡共同走向深蓝的梦想,更是两地经略海洋,实现合作共赢的伟大构想。

原标题:

编辑: 郑勇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