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财经  >  专题报道
宁波商人穿梭在百废待兴的巴格达
稿源: 宁波日报   2017-09-06 09:39:06 报料热线:81850000

  本报记者 梅子满 单玉紫枫

  横跨底格里斯河、距幼发拉底河仅30余公里的古城巴格达,给外界的印象依然很不安全。中国驻伊拉克使馆近期就多次发出旅行安全提醒。然而,嗅觉敏锐的宁波商人身影却从未离开这片饱经战乱蹂躏的土地。奥克斯空调中东二区经理肖磊,几乎隔两三个月就要去巴格达一趟,“安全?其实还好啦!”

  

巴格达市中心的解放广场

    虽然经历过战火,而今战火的余烬也未完全熄灭,但地处东西方交通要道的巴格达依然是中东地区仅次于开罗、德黑兰和伊斯坦布尔的第四大城市,市场潜力巨大,而战后百废待兴的重建,无疑又增强了这一市场的诱惑力。奥克斯空调从2000年开始进入伊拉克,虽然面临着风险,然而回报之高也出乎意料,令人惊喜。目前,奥克斯在包括巴格达在内的伊拉克市场共有200多家经销商,年销售空调25万余台,是当地市场占有率第三的空调品牌。与奥克斯一样,宁波韩电、得力文具等十余家甬企也带着小心和兴奋在伊拉克市场“开疆辟土”,同样斩获颇丰。

  宁波与巴格达而今的经贸往来,不过是这两座城市悠久的海丝交往史在当代的延续。位于海曙月湖西后营巷的清真寺,部分地见证了这段悠久而频繁的交往历史。这座宁波乃至浙东地区唯一的一处清真寺,于宋咸平年间(998—1003年)始建于如今三江口的波斯巷。不过,宁波有包括波斯、大食在内的阿拉伯商人定居的历史,则比这座清真寺的历史要早很多。据市政协常委、宁波市清真寺教长马富强的考证,晚唐时期,古明州开通世界海上贸易航路,商船从宁波港出发,经泉州、广州绕马来半岛,过印度洋到波斯湾至阿拉伯国家,将宁波的越窑青瓷带入阿拉伯国家,返程时又将阿拉伯—波斯地区盛产的香料带回宁波。两宋时期,明州作为当时设立市舶司的中国三大港口之一,更是包括巴格达在内的大食诸国商人往来贸易的重要口岸。史载,仅神宗熙宁十年(1077年),明州与广州、杭州三个市舶司收到的中东乳香共计354449斤,可见当时两地贸易之繁荣。

  这两座古港古城悠久的交往,因为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曾经短暂地改变轨道。两地的经贸往来虽不如以前频繁,然而,交往如草蛇灰线,并未中断。马富强介绍,现在依然有数十名伊拉克人在宁波生活工作。而紧盯着伊拉克市场,除了前述十多家甬企外,还有位于江北洪塘的宁波水表股份有限公司。这家全球单体水表生产规模最大、品种最齐全的水表生产企业,迄今为止最大一笔海外订单,就来自伊拉克,虽然是代工,但5000多万只的巨量订单依然占到了其2009年出口总量的三分之一。

  统计显示,去年宁波对伊拉克的出口额为3.399亿美元;但是仅今年1月至5月,这一数字就达1.79亿美元,同比增长47.7%,出口产品包括鞋类、服装及衣着附件、洗衣机等。虽然1.79亿美元在宁波今年前5月出口总额1062.7亿元中比重可谓极低,但这个正在走向和平的市场前景可期。

原标题:

编辑: 郑勇任纠错:171964650@qq.com

宁波商人穿梭在百废待兴的巴格达

稿源: 宁波日报 2017-09-06 09:39:06

  本报记者 梅子满 单玉紫枫

  横跨底格里斯河、距幼发拉底河仅30余公里的古城巴格达,给外界的印象依然很不安全。中国驻伊拉克使馆近期就多次发出旅行安全提醒。然而,嗅觉敏锐的宁波商人身影却从未离开这片饱经战乱蹂躏的土地。奥克斯空调中东二区经理肖磊,几乎隔两三个月就要去巴格达一趟,“安全?其实还好啦!”

  

巴格达市中心的解放广场

    虽然经历过战火,而今战火的余烬也未完全熄灭,但地处东西方交通要道的巴格达依然是中东地区仅次于开罗、德黑兰和伊斯坦布尔的第四大城市,市场潜力巨大,而战后百废待兴的重建,无疑又增强了这一市场的诱惑力。奥克斯空调从2000年开始进入伊拉克,虽然面临着风险,然而回报之高也出乎意料,令人惊喜。目前,奥克斯在包括巴格达在内的伊拉克市场共有200多家经销商,年销售空调25万余台,是当地市场占有率第三的空调品牌。与奥克斯一样,宁波韩电、得力文具等十余家甬企也带着小心和兴奋在伊拉克市场“开疆辟土”,同样斩获颇丰。

  宁波与巴格达而今的经贸往来,不过是这两座城市悠久的海丝交往史在当代的延续。位于海曙月湖西后营巷的清真寺,部分地见证了这段悠久而频繁的交往历史。这座宁波乃至浙东地区唯一的一处清真寺,于宋咸平年间(998—1003年)始建于如今三江口的波斯巷。不过,宁波有包括波斯、大食在内的阿拉伯商人定居的历史,则比这座清真寺的历史要早很多。据市政协常委、宁波市清真寺教长马富强的考证,晚唐时期,古明州开通世界海上贸易航路,商船从宁波港出发,经泉州、广州绕马来半岛,过印度洋到波斯湾至阿拉伯国家,将宁波的越窑青瓷带入阿拉伯国家,返程时又将阿拉伯—波斯地区盛产的香料带回宁波。两宋时期,明州作为当时设立市舶司的中国三大港口之一,更是包括巴格达在内的大食诸国商人往来贸易的重要口岸。史载,仅神宗熙宁十年(1077年),明州与广州、杭州三个市舶司收到的中东乳香共计354449斤,可见当时两地贸易之繁荣。

  这两座古港古城悠久的交往,因为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曾经短暂地改变轨道。两地的经贸往来虽不如以前频繁,然而,交往如草蛇灰线,并未中断。马富强介绍,现在依然有数十名伊拉克人在宁波生活工作。而紧盯着伊拉克市场,除了前述十多家甬企外,还有位于江北洪塘的宁波水表股份有限公司。这家全球单体水表生产规模最大、品种最齐全的水表生产企业,迄今为止最大一笔海外订单,就来自伊拉克,虽然是代工,但5000多万只的巨量订单依然占到了其2009年出口总量的三分之一。

  统计显示,去年宁波对伊拉克的出口额为3.399亿美元;但是仅今年1月至5月,这一数字就达1.79亿美元,同比增长47.7%,出口产品包括鞋类、服装及衣着附件、洗衣机等。虽然1.79亿美元在宁波今年前5月出口总额1062.7亿元中比重可谓极低,但这个正在走向和平的市场前景可期。

原标题: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郑勇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