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财经  >  资讯
长丰热电厂将告别市区
稿源: 宁波晚报   2017-09-14 10:13:33 报料热线:81850000

  本报讯(记者周科娜 通讯员杨磊/文 )奉化江畔,一根105米的大烟囱已经矗立了21载,但在不久后的将来,这将成宁波人的回忆。昨天,长丰开发建设指挥部发布消息称,宁波长丰热电有限公司已经正式停产,将在今年年底之前完成腾空和拆迁。据悉,长丰热电厂新址,位于象山港大桥高速连接线云龙出口西侧。搬迁之后,新的“长丰”,燃料不再是煤,而是天然气,项目已经通过环评公示。

  1996年,位于奉化江畔的宁波长丰热电有限公司开建,1997年热电厂正式投产。厂区占地6.2万平方米,相当于9个标准足球场,发电装机容量37.5兆瓦,年最大供气量约100万吨,最大发电量约2.8亿千瓦时。

  作为宁波市三江片区唯一的热源点,长丰热电担负着向南部新城、宁波城区供热的任务,拥有用户209家,在过去的21年间,为提高宁波地区能源的综合利用,缓解市区供热、用电矛盾发挥了重大作用。

  20年前,长丰热电厂的位置偏僻,但是20年后,随着鄞州区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三江六岸片区开发力度加大,长丰热电厂已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如今,长丰热电厂的位置位于长丰滨江休闲居住区的核心区域内,东北面是舟宿夜江特色商业区,每到周末车水马龙,非常热闹。在节能减排、环境保护的倒逼下,长丰热电厂退出历史舞台已成必然。2009年,鄞州区启动长丰热电拆迁,并作为全区重点项目予以推进。

  长丰开发建设指挥部作为项目主要实施单位,与长丰热电开始了漫长的拆迁商谈。2015年11月,双方签订拆迁协议,协议同时约定长丰热电在今年9月30日之前停产,在今年12月31日之前腾空并拆除全部房屋及附属物。

  提到拆迁商谈,不得不提一个关键人物,就是指挥部企业征收管理科科长马克平。他告诉记者,征迁商谈历时9年,指挥部经历了3套领导班子,对方也更换了5任老总,他参与的接洽谈判,不下百余次。在处理完企业经营等方面的相关事宜后,长丰热电最终提前完成停产目标。

  21年,足以使一个婴儿成年,21年来,当初入厂时的毛头小伙,如今已经步入中年,厂区内,21年前种下的香樟树苗,也已经枝繁叶茂。正如厂区员工所说的,停产容易,善后很难,离别更伤感,但最终还是选择为城市的发展让位。

  延伸阅读

  长丰热电人的那些年那些事

  在悄无声息中,宁波长丰热电有限公司停产了,和奠基时的场面相比,有些初秋的萧瑟。但同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来时,这里一片荒凉;走时,这里满城繁华!

  值班的门卫依然敬业,虽然公司已经停业,可依然严格遵守着公司的管理规章,登记每一辆进出车辆,查问每一名进出人员。门卫说,这是自己的职责,必须站好最后一班岗。

  在生产车间的外墙上,牢牢粘着长丰热电当年的奠基碑。虽然历经岁月的洗礼,碑面已经褪色,但是碑面上的电、火标志依然猩红如新,“一九九六年十月”的字迹依然清晰。

  吕建伟是长丰热电公司现任总经理,他很喜欢在这条林荫大道上散步。如今,他还是喜欢每天在厂区内走一圈,和值班的工人聊几句。

  李敏杰准时推开了检修车间厚重的铁门,靠在铁门上,看着眼前的一切,久久没有说话。他的脑海里满是当年热火朝天的工作场面。李敏杰有着14年的厂龄,可他依然是“后辈”,超过20年厂龄的工人一抓一大把。李敏杰说,检修车间担负着厂内所有机器设备的维修任务,最多时有20多名员工,车间内说话基本靠吼,否则根本听不清,“有时候感觉很烦,可现在想听也听不到了。”

  同样失落的还有厂里的工会主席蔡梁。多年来,他已习惯了机器声,可现在忽然听不到了,心像被掏空了一样。有时候,他会静静地坐在树下,看着发生在厂里的点点滴滴,看着企业的生产,看着一群群年轻人娶妻生子,看着樟树的四季轮回……

  厂区足有9个标准足球场那么大,要想走一圈并不容易。可洪亚儿说,只要是长丰热电人,闭着眼睛都能走完这一圈。昨天刚好轮到洪亚儿值班,坐在值班室里,洪亚儿都不知道自己能干些什么,只能偶尔起身拿上一块抹布,擦擦车间里的设备,只能坐着回忆过去21年的每个日夜。

  马克平,作为长丰开发建设指挥部企业征收管理科科长,在过去的9年间,他几乎成了一名编外的长丰热电人,无论是生病住院还是女儿结婚,从未缺席过一次双方的拆迁洽谈。他说,虽然这里已经停产,可自己还是得关注腾空搬迁的进度,确保在年底之前完成。

  和大多数员工相比,彭义田很忙碌。作为食堂的大厨,他还得负责员工的一日三餐。在长丰热电17年,彭义田的厨艺深得员工认可。除了菜肴,最让员工们留恋的是彭义田做的包子。有工人说,吃过这里的包子,你就不会吃别的包子了。

原标题:

编辑: 郑勇任纠错:171964650@qq.com

长丰热电厂将告别市区

稿源: 宁波晚报 2017-09-14 10:13:33

  本报讯(记者周科娜 通讯员杨磊/文 )奉化江畔,一根105米的大烟囱已经矗立了21载,但在不久后的将来,这将成宁波人的回忆。昨天,长丰开发建设指挥部发布消息称,宁波长丰热电有限公司已经正式停产,将在今年年底之前完成腾空和拆迁。据悉,长丰热电厂新址,位于象山港大桥高速连接线云龙出口西侧。搬迁之后,新的“长丰”,燃料不再是煤,而是天然气,项目已经通过环评公示。

  1996年,位于奉化江畔的宁波长丰热电有限公司开建,1997年热电厂正式投产。厂区占地6.2万平方米,相当于9个标准足球场,发电装机容量37.5兆瓦,年最大供气量约100万吨,最大发电量约2.8亿千瓦时。

  作为宁波市三江片区唯一的热源点,长丰热电担负着向南部新城、宁波城区供热的任务,拥有用户209家,在过去的21年间,为提高宁波地区能源的综合利用,缓解市区供热、用电矛盾发挥了重大作用。

  20年前,长丰热电厂的位置偏僻,但是20年后,随着鄞州区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三江六岸片区开发力度加大,长丰热电厂已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如今,长丰热电厂的位置位于长丰滨江休闲居住区的核心区域内,东北面是舟宿夜江特色商业区,每到周末车水马龙,非常热闹。在节能减排、环境保护的倒逼下,长丰热电厂退出历史舞台已成必然。2009年,鄞州区启动长丰热电拆迁,并作为全区重点项目予以推进。

  长丰开发建设指挥部作为项目主要实施单位,与长丰热电开始了漫长的拆迁商谈。2015年11月,双方签订拆迁协议,协议同时约定长丰热电在今年9月30日之前停产,在今年12月31日之前腾空并拆除全部房屋及附属物。

  提到拆迁商谈,不得不提一个关键人物,就是指挥部企业征收管理科科长马克平。他告诉记者,征迁商谈历时9年,指挥部经历了3套领导班子,对方也更换了5任老总,他参与的接洽谈判,不下百余次。在处理完企业经营等方面的相关事宜后,长丰热电最终提前完成停产目标。

  21年,足以使一个婴儿成年,21年来,当初入厂时的毛头小伙,如今已经步入中年,厂区内,21年前种下的香樟树苗,也已经枝繁叶茂。正如厂区员工所说的,停产容易,善后很难,离别更伤感,但最终还是选择为城市的发展让位。

  延伸阅读

  长丰热电人的那些年那些事

  在悄无声息中,宁波长丰热电有限公司停产了,和奠基时的场面相比,有些初秋的萧瑟。但同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来时,这里一片荒凉;走时,这里满城繁华!

  值班的门卫依然敬业,虽然公司已经停业,可依然严格遵守着公司的管理规章,登记每一辆进出车辆,查问每一名进出人员。门卫说,这是自己的职责,必须站好最后一班岗。

  在生产车间的外墙上,牢牢粘着长丰热电当年的奠基碑。虽然历经岁月的洗礼,碑面已经褪色,但是碑面上的电、火标志依然猩红如新,“一九九六年十月”的字迹依然清晰。

  吕建伟是长丰热电公司现任总经理,他很喜欢在这条林荫大道上散步。如今,他还是喜欢每天在厂区内走一圈,和值班的工人聊几句。

  李敏杰准时推开了检修车间厚重的铁门,靠在铁门上,看着眼前的一切,久久没有说话。他的脑海里满是当年热火朝天的工作场面。李敏杰有着14年的厂龄,可他依然是“后辈”,超过20年厂龄的工人一抓一大把。李敏杰说,检修车间担负着厂内所有机器设备的维修任务,最多时有20多名员工,车间内说话基本靠吼,否则根本听不清,“有时候感觉很烦,可现在想听也听不到了。”

  同样失落的还有厂里的工会主席蔡梁。多年来,他已习惯了机器声,可现在忽然听不到了,心像被掏空了一样。有时候,他会静静地坐在树下,看着发生在厂里的点点滴滴,看着企业的生产,看着一群群年轻人娶妻生子,看着樟树的四季轮回……

  厂区足有9个标准足球场那么大,要想走一圈并不容易。可洪亚儿说,只要是长丰热电人,闭着眼睛都能走完这一圈。昨天刚好轮到洪亚儿值班,坐在值班室里,洪亚儿都不知道自己能干些什么,只能偶尔起身拿上一块抹布,擦擦车间里的设备,只能坐着回忆过去21年的每个日夜。

  马克平,作为长丰开发建设指挥部企业征收管理科科长,在过去的9年间,他几乎成了一名编外的长丰热电人,无论是生病住院还是女儿结婚,从未缺席过一次双方的拆迁洽谈。他说,虽然这里已经停产,可自己还是得关注腾空搬迁的进度,确保在年底之前完成。

  和大多数员工相比,彭义田很忙碌。作为食堂的大厨,他还得负责员工的一日三餐。在长丰热电17年,彭义田的厨艺深得员工认可。除了菜肴,最让员工们留恋的是彭义田做的包子。有工人说,吃过这里的包子,你就不会吃别的包子了。

原标题: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郑勇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