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财经  >  文化创意
中法日韩图书馆馆长甬城论道
稿源: 宁波日报   2017-11-07 14:54:20 报料热线:81850000

  本报记者单玉紫枫  通讯员陈莹肖爽

  一座城市的灵魂在哪?摩天大楼、购物中心还是川流不息的车流?诗人说,她的脾性、她的历史、她的文化、她的记忆隐藏在城中的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博物馆、图书馆、美术馆中……一座城市的气质,不能缺少这些文化印记。

  上周,恰逢宁波图书馆建馆90周年,来自国内外图书馆界近200位专家共话图书馆与城市文化及城市未来发展。

  从“藏书阁”到“城市名片”,从“束之高阁”到“以文化众”,从单一功能到强强联合……现场中外大咖思想碰撞,火花频现。

  

图为研讨会现场。(黄友平 摄)

     当福楼拜手稿

  遇上天一阁古籍

  “仅福楼拜手稿,鲁昂图书馆就扫描完成了10000多页,其中就包括广为全球读者熟知的《包法利夫人》。”法国鲁昂图书馆总馆馆长克丽丝戴勒·迪皮耶托一句话就调动起了全场的热情。她顿了一顿,狡黠地眨眨眼,进一步“抽丝剥茧”——

  鲁昂是法国诺曼底大区的首府,素有“博物馆城”的美誉,保护和保存了大量的历史文化遗产,其中,图书馆更是遍布城市的大街小巷。鲁昂图书馆中至今还保存着不少中国的古籍。1990年,宁波与鲁昂正式结为国际友好城市,开始在多领域展开交流与合作。2015年3月,宁波图书馆与鲁昂图书馆结为友好图书馆,开始以书为媒续写“双城记”。

  “手稿数字化,一直是鲁昂图书馆的一项重要的工作。”迪皮耶托馆长说。20世纪以来,随着符号学和叙事学的发展,从重要作品的手稿切入,研究作家的创作历程,已经成为文学的一重要分支。读者也不再仅仅满足对故事主要人物和情节的把握上,而是将目光放到二线甚至边缘人物中,手稿便提供了这样的可能。

  在法国图书馆中,鲁昂图书馆收藏的名人手稿数量名列第四,但手稿数字化的工作进度却排名第一,甚至超过了巴黎的博物馆。

  “这项工作非常细致,我们从最早一批12世纪到15世纪的古籍手稿开始扫描,一页一页地做数字化处理。”迪皮耶托馆长说,由于古籍非常脆弱,且大多是孤本,所以必须非常小心。目前,经鲁昂图书馆扫描印刷出版的古籍手稿共46本。

  这样的讲述,让人很自然地联想到了“书藏古今”的宁波:众所周知,天一阁藏有古籍30万卷16万册;而宁波市图书馆也收藏有古籍7.6万册。与鲁昂市图书馆一样,天一阁、宁波市图书馆已着手将收藏的珍贵古籍和报刊进行数字化,把对珍贵手稿的收藏、保存上升为普及传播。目前,宁波市图书馆已实现珍贵古籍和报纸数字化,其中,老报纸171634张共计147GB,古籍327350页共计74GB,并已向社会公众全面开放。作为首批“省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宁波市图书馆还曾面向公众展示雕版印刷、古法拓碑、古籍装订等中国古书制作技艺,吸引不少市民现场体验。

  种种的城市渊源,让两市越走越近。近年来,两市的优秀文化交流活动开展频繁,曾多次互派文化代表团进行展览交流互访。2015年,宁波市图书馆举办“书连法兰西——法国图书周暨鲁昂图书历史展”系列活动。活动内容包括鲁昂图书历史展、法国图书展、宁波鲁昂城市对话沙龙、十九世纪法国文学艺术讲座等,带宁波观众近距离感受鲁昂图书的神秘魅力。

  “与宁波一样,鲁昂图书馆的数字化建设离不开政府的重视与扶持,当前,法国文化部将图书馆数字化作为政策优先项目,引导地方城市将图书馆数字化作为公共阅读政策的核心。”对于未来的展望,迪皮耶托馆长表示,下一步鲁昂将进一步寻求与国家图书馆的合作,共同推进图书馆的现代化。

  当日本“第三空间”

  遇上宁波专柜

  时下,关于公共图书馆,有个广为人知的称号“第三空间”。上周,这场研讨会中,中外图书馆馆长无一例外地提及这一概念。

  上海市图书馆馆长陈超解释道,最早提出“第三空间”的是美国社会学家Ray Oldenburg。他称家是“第一空间”,办公室是“第二空间”。在他的设想中,“第三空间”是不受功利关系限制,满足多元精神需求的空间,比如公园、图书馆、博物馆、咖啡店等,是你“最想去的地方”。

  一句“最想去的地方”引来人们无限向往,它应该是什么地方?

  “日本长冈京市图书馆就把自己变成了社区服务中心。”似乎是为了回应陈超馆长,长冈京市图书馆馆长井木Mitsuru的开场白引来了全场会意的掌声。

  长冈京市位于日本京都盆地的西南部,现有8万多人,曾经是日本的国都。“市图书馆于1987年开馆,今年正好是30周年。今年还是长冈京市和宁波结为友好城市34周年,两市结好的历史比长冈京市图书馆建馆的时间还长。”在这里,宁波元素俯拾皆是。除了图书馆门口一对宁波梅园石石狮雕塑外,馆内还专门辟出一块“宁波专柜”,即中国宁波市的友好城市资料区,里面陈列着《宁波词典》《阳明心学》等数十本书籍。此外,馆内还收藏有宁波市政府赠送的越窑青瓷纪念盘,骨木镶嵌屏风、琉璃等纪念品。

  除了展示国际交流成果外,丰富的志愿者活动也是市民爱上图书馆的理由。井木馆长说,比如说读绘本讲故事的活动,该馆一共举办了69次,参加的人数达到了968人。此外还有给盲人的面对面朗读会、每年一次的图书讲座,以及在市内各区开展的流动书库这样的活动。

  在阅读活动之外,馆方还会开展手工制作、推介书籍等活动。寒暑假时,图书馆甚至会联合当地的企业,共同面向学生举办很多科教类活动。“比如这个是总部位于长冈京市的日本知名世界500强村田制作所,最近他们带着两个机器人,到图书馆来举办了一次公益讲座。通过现场演示,给大家介绍开发机器人的重要环节。”井木馆长说,这类科教活动由于实践性强,受到很多学生喜爱。

  “当前,图书馆早已从单一的借阅功能拓展到多元化的文化服务。我们希望通过图书馆这样一个公共空间,不仅能为当地市民提供社区文化科教服务,更能增进与友城人民的相互了解和友谊,促进国际友好事业的发展。”井木馆长表示。

  当图书馆与美术馆

  合二为一

  “数字化大门越开越大,图书馆越建越多。”正如韩国顺天市绘本图书馆馆长罗玉炫所说,顺天市虽然人口仅28万,却拥有8个大型图书馆和61个小型图书馆。不仅如此,顺天还拥有全韩国第一个奇迹图书馆及绘本图书馆,是韩国著名的“图书馆之城”。

  一入顺天,浸润书香。罗馆长说,据统计,市民平均每人每年读书15本,韩国全国平均数据仅为9本。全市读书会员人数达137518人,占顺天市民总数的40%。图书馆运营的项目共130个,参加市民达到21535人,其中人文节目参加者有12000余人。

  在这座城市,图书馆如此熨帖地融入了市民生活。这背后,除了阅读本身,与管理者对图书馆的功能引导密不可分。

  罗玉炫以自己所在的顺天市绘本图书馆为例,这是一家具有图书馆和美术馆功能的复合文化中心,主推“在图书馆体验美术馆”及联合绘本作家开办每月一次的“绘本学校”。

  罗玉炫说,与普通人对绘本的理解不同,韩国管理者认为绘本的阅览对象覆盖了从0岁到100岁的所有读者,所以图书馆的服务对象也是全年龄段的市民。

  在“绘本学校”,读者不仅可亲自体验绘本制作的活动,还可体验绘本深入阅读、木偶戏表演培训课、艺术绘本课程等。罗玉炫说:“图书馆通过与美术馆的有机融合,大大提升了读者线下体验。”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从纸质书籍、电子书到实实在在的线下体验,作为一种提供精神产品的物理空间,顺天绘本图书馆实现了另一种形式的‘o2o’。”宁波市图书馆馆长徐益波感慨道。

原标题:

编辑: 郑勇任纠错:171964650@qq.com

中法日韩图书馆馆长甬城论道

稿源: 宁波日报 2017-11-07 14:54:20

  本报记者单玉紫枫  通讯员陈莹肖爽

  一座城市的灵魂在哪?摩天大楼、购物中心还是川流不息的车流?诗人说,她的脾性、她的历史、她的文化、她的记忆隐藏在城中的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博物馆、图书馆、美术馆中……一座城市的气质,不能缺少这些文化印记。

  上周,恰逢宁波图书馆建馆90周年,来自国内外图书馆界近200位专家共话图书馆与城市文化及城市未来发展。

  从“藏书阁”到“城市名片”,从“束之高阁”到“以文化众”,从单一功能到强强联合……现场中外大咖思想碰撞,火花频现。

  

图为研讨会现场。(黄友平 摄)

     当福楼拜手稿

  遇上天一阁古籍

  “仅福楼拜手稿,鲁昂图书馆就扫描完成了10000多页,其中就包括广为全球读者熟知的《包法利夫人》。”法国鲁昂图书馆总馆馆长克丽丝戴勒·迪皮耶托一句话就调动起了全场的热情。她顿了一顿,狡黠地眨眨眼,进一步“抽丝剥茧”——

  鲁昂是法国诺曼底大区的首府,素有“博物馆城”的美誉,保护和保存了大量的历史文化遗产,其中,图书馆更是遍布城市的大街小巷。鲁昂图书馆中至今还保存着不少中国的古籍。1990年,宁波与鲁昂正式结为国际友好城市,开始在多领域展开交流与合作。2015年3月,宁波图书馆与鲁昂图书馆结为友好图书馆,开始以书为媒续写“双城记”。

  “手稿数字化,一直是鲁昂图书馆的一项重要的工作。”迪皮耶托馆长说。20世纪以来,随着符号学和叙事学的发展,从重要作品的手稿切入,研究作家的创作历程,已经成为文学的一重要分支。读者也不再仅仅满足对故事主要人物和情节的把握上,而是将目光放到二线甚至边缘人物中,手稿便提供了这样的可能。

  在法国图书馆中,鲁昂图书馆收藏的名人手稿数量名列第四,但手稿数字化的工作进度却排名第一,甚至超过了巴黎的博物馆。

  “这项工作非常细致,我们从最早一批12世纪到15世纪的古籍手稿开始扫描,一页一页地做数字化处理。”迪皮耶托馆长说,由于古籍非常脆弱,且大多是孤本,所以必须非常小心。目前,经鲁昂图书馆扫描印刷出版的古籍手稿共46本。

  这样的讲述,让人很自然地联想到了“书藏古今”的宁波:众所周知,天一阁藏有古籍30万卷16万册;而宁波市图书馆也收藏有古籍7.6万册。与鲁昂市图书馆一样,天一阁、宁波市图书馆已着手将收藏的珍贵古籍和报刊进行数字化,把对珍贵手稿的收藏、保存上升为普及传播。目前,宁波市图书馆已实现珍贵古籍和报纸数字化,其中,老报纸171634张共计147GB,古籍327350页共计74GB,并已向社会公众全面开放。作为首批“省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宁波市图书馆还曾面向公众展示雕版印刷、古法拓碑、古籍装订等中国古书制作技艺,吸引不少市民现场体验。

  种种的城市渊源,让两市越走越近。近年来,两市的优秀文化交流活动开展频繁,曾多次互派文化代表团进行展览交流互访。2015年,宁波市图书馆举办“书连法兰西——法国图书周暨鲁昂图书历史展”系列活动。活动内容包括鲁昂图书历史展、法国图书展、宁波鲁昂城市对话沙龙、十九世纪法国文学艺术讲座等,带宁波观众近距离感受鲁昂图书的神秘魅力。

  “与宁波一样,鲁昂图书馆的数字化建设离不开政府的重视与扶持,当前,法国文化部将图书馆数字化作为政策优先项目,引导地方城市将图书馆数字化作为公共阅读政策的核心。”对于未来的展望,迪皮耶托馆长表示,下一步鲁昂将进一步寻求与国家图书馆的合作,共同推进图书馆的现代化。

  当日本“第三空间”

  遇上宁波专柜

  时下,关于公共图书馆,有个广为人知的称号“第三空间”。上周,这场研讨会中,中外图书馆馆长无一例外地提及这一概念。

  上海市图书馆馆长陈超解释道,最早提出“第三空间”的是美国社会学家Ray Oldenburg。他称家是“第一空间”,办公室是“第二空间”。在他的设想中,“第三空间”是不受功利关系限制,满足多元精神需求的空间,比如公园、图书馆、博物馆、咖啡店等,是你“最想去的地方”。

  一句“最想去的地方”引来人们无限向往,它应该是什么地方?

  “日本长冈京市图书馆就把自己变成了社区服务中心。”似乎是为了回应陈超馆长,长冈京市图书馆馆长井木Mitsuru的开场白引来了全场会意的掌声。

  长冈京市位于日本京都盆地的西南部,现有8万多人,曾经是日本的国都。“市图书馆于1987年开馆,今年正好是30周年。今年还是长冈京市和宁波结为友好城市34周年,两市结好的历史比长冈京市图书馆建馆的时间还长。”在这里,宁波元素俯拾皆是。除了图书馆门口一对宁波梅园石石狮雕塑外,馆内还专门辟出一块“宁波专柜”,即中国宁波市的友好城市资料区,里面陈列着《宁波词典》《阳明心学》等数十本书籍。此外,馆内还收藏有宁波市政府赠送的越窑青瓷纪念盘,骨木镶嵌屏风、琉璃等纪念品。

  除了展示国际交流成果外,丰富的志愿者活动也是市民爱上图书馆的理由。井木馆长说,比如说读绘本讲故事的活动,该馆一共举办了69次,参加的人数达到了968人。此外还有给盲人的面对面朗读会、每年一次的图书讲座,以及在市内各区开展的流动书库这样的活动。

  在阅读活动之外,馆方还会开展手工制作、推介书籍等活动。寒暑假时,图书馆甚至会联合当地的企业,共同面向学生举办很多科教类活动。“比如这个是总部位于长冈京市的日本知名世界500强村田制作所,最近他们带着两个机器人,到图书馆来举办了一次公益讲座。通过现场演示,给大家介绍开发机器人的重要环节。”井木馆长说,这类科教活动由于实践性强,受到很多学生喜爱。

  “当前,图书馆早已从单一的借阅功能拓展到多元化的文化服务。我们希望通过图书馆这样一个公共空间,不仅能为当地市民提供社区文化科教服务,更能增进与友城人民的相互了解和友谊,促进国际友好事业的发展。”井木馆长表示。

  当图书馆与美术馆

  合二为一

  “数字化大门越开越大,图书馆越建越多。”正如韩国顺天市绘本图书馆馆长罗玉炫所说,顺天市虽然人口仅28万,却拥有8个大型图书馆和61个小型图书馆。不仅如此,顺天还拥有全韩国第一个奇迹图书馆及绘本图书馆,是韩国著名的“图书馆之城”。

  一入顺天,浸润书香。罗馆长说,据统计,市民平均每人每年读书15本,韩国全国平均数据仅为9本。全市读书会员人数达137518人,占顺天市民总数的40%。图书馆运营的项目共130个,参加市民达到21535人,其中人文节目参加者有12000余人。

  在这座城市,图书馆如此熨帖地融入了市民生活。这背后,除了阅读本身,与管理者对图书馆的功能引导密不可分。

  罗玉炫以自己所在的顺天市绘本图书馆为例,这是一家具有图书馆和美术馆功能的复合文化中心,主推“在图书馆体验美术馆”及联合绘本作家开办每月一次的“绘本学校”。

  罗玉炫说,与普通人对绘本的理解不同,韩国管理者认为绘本的阅览对象覆盖了从0岁到100岁的所有读者,所以图书馆的服务对象也是全年龄段的市民。

  在“绘本学校”,读者不仅可亲自体验绘本制作的活动,还可体验绘本深入阅读、木偶戏表演培训课、艺术绘本课程等。罗玉炫说:“图书馆通过与美术馆的有机融合,大大提升了读者线下体验。”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从纸质书籍、电子书到实实在在的线下体验,作为一种提供精神产品的物理空间,顺天绘本图书馆实现了另一种形式的‘o2o’。”宁波市图书馆馆长徐益波感慨道。

原标题: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郑勇任